《钱塘江文化》作品选登

浙江省钱塘江文化研究会 主办

2020-05-22

分享到: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幸福的再定义    □莫小米

做功课一样,看了很多微剧。

   第一眼,个个大好人,人人感天动地,甚至嘀咕,在这样一个机会有限人人拼抢的物质社会,是不是,显得有点儿傻?

   因为需要给出一点浓缩的想法,就需要细细地咀嚼品味。嚼着,嚼着,他们触动了我,启发了我。这是真的。

   就说家庭,亲情和爱情。

   有个女子,24岁出嫁,34岁丈夫因病去世,有人劝她改嫁,看着体弱多病的婆婆和一双儿女,她一次次拒绝,理由简单:“我婆婆也是个苦命人,待我又比亲囡还好,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这个婆婆,没有其他子女吗?有,也孝顺,但婆婆更愿意与儿媳长年相处。

   又是20年过去,婆婆92岁了,媳妇用最好的年华来陪伴婆婆,现在她已经54岁。看到此,我心底有些愤怒,尽管她说婆婆待自己比亲妈还好,但婆婆能代替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疼爱吗?我该说些什么?不把想法说出来,憋屈,说出来,会不会有违“最美”的宗旨?

   最后我还是说出来了:“地下的男人若有知,会不会流着泪说,媳妇呀,你要为自己的幸福着想。”然后,我说出了对“最美”媳妇的理解:“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幸福的定义,我们尊重她的选择。”

   还有一个女人,当她还是女孩儿时,最要好的小姐妹去世了,小姐妹唯一的哥哥,先天残疾伴有轻微智障。

   她担起了这个残破的家,20多年,从未放下。为此她连找对象都难,她不将就,宁愿等,终于等到了命定的爱人,婚后,一对小夫妻,照顾三对老人,还有一个残疾哥哥。忙碌而快乐。

   20多年,她没时间打扮,没时间玩耍,没时间旅游……作为女人,没有时间,对自己好一点。

   我在网上搜索她的照片,看到她,健壮红润,笑容灿烂,一下打动了我,立即写下:“有理由相信,她内心的幸福指数,一定不低。因为她曾拥有最了不起的友谊,值得生死相托;她拥有最了不起的爱情,小夫妻相互选择的,是对方的好心肠;她还拥有最多的亲情,长长20年的照顾,起初或许是出于道义,到后来,一定是因为感情。”

   质疑她的幸福指数的人,其实不那么懂幸福。

   说到爱情,我一定要说出潘细种和梅光汗这两个男人的名字,他俩命运相似,都是妻子年纪轻轻瘫痪在床。

   潘细种怕妻子闷在家里不开心,寻短见,每天出工前把妻子背到田间地头、小卖部等热闹的处所,跟人聊天说笑,下班才背妻子回家。天天如此。

   梅光汗的妻子遇车祸高位截瘫,要保命,需几万元医药费。妻子说治了也是废人,不如不治,男人说我讨饭也要给你治。女人生性要强,说讨饭更不要治了,男人哪能讨饭?梅光汗说那我就借,保证有借有还。

   20多年过去了,那本记录了当年情景的账簿还在,1元、2元、10元……除了几户找不到的,欠的账已经全部还清。

   在个人幸福至上的年代,很多人不相信爱情了。信不信爱情,何必看明星?也不妨参看普通人。

   一般人,对高位截瘫的配偶,能不离不弃,照顾周到,已经难得,这两个丈夫不是什么高富帅,却还能顾念妻子的精神需求、快乐和自尊。不是因为爱情,又是什么?

   幸福就在这些互相温暖着的、彼此放心的亲情和爱情之中。有些人总觉得不幸福,是因为他们不能拥有如此这般的感情,即使拥有,也不放心。

   (作者:著名散文家)

哲学给人方法    □安蓉泉  

有一次和学生座谈。有位学生问了一连串的“对句”:在学校应该多认真读书,还是多积累实践经验?是全面发展重要,还是个性发展更重要?大学生就业创业应该以专业为主,还是以个人兴趣为主?毕业后应该首先适应社会,还是积极影响社会……

   用两个似乎“二选一”的句式提出问题,反映了高职生这个年龄段的思维特征。这种句式给我的触动是:学生思考深刻,生活“磨平”了成年人对很多问题思考的锋芒,学生们却夸张地抓住了生活中需要权衡的问题两极,放大给人们看;哲学无处不在,关键是我们有没有去珍惜和把握好学生们的这些“哲学观察”;如果没有理性思考,要么会觉得“这问题很简单”,要么肯定一个否定一个,那样都会无意中伤害或误导学生。

   哲学是一门给人智慧的学问。有人说:美国有的哲学博士也改行开出租车了呀!这样提出问题,就像说张三学会计、李四学英语、王五学计算机后,怎么没有以此为业呀。这不奇怪,会计、英语、计算机等,在今天都成了人们生活的一种工具。哲学也是一种工具(思维工具),但不一定要以此为职业。

   黑格尔说过一句话:“正像同一句格言,从年轻人(即使他对这句格言理解得完全正确)的口中说出来时,总是没有那种在饱经风霜的成年人的智慧中所具有的意义和广袤性,后者能够表达出这句格言所包含的全部内容的全部力量。”学生问:“在大学应该多认真读书,还是多积累实践经验?”我按哲学的思维方法和学生作交流。

   先说“两点论”。职业院校是一种特殊类型的院校,和其他院校最大的不同,是具备系统学习知识和增长实践经验的“双重平台”,有老师也有师傅,有课桌也有机床,有作业也有实习,没法笼统地说谁重要谁不重要。

   再说“重点论”。我问学生:你现在在企业还是学校?在学校。学校是干什么的?读书学习的地方。学生以学为主,要先把书读好。学校的上机实践,不是为多出真实产品,不是为企业创造利润,也不是为让你挣点外快补贴己用,而是为让你们通过“学做合一”把理论知识学扎实。有一次,我到台州去看汽车检测专业的实习生。一位学生告诉我:“电路出了问题,店里师傅一个一个地方找故障,全部找过了,问题才找到。后来再遇到电路故障,我说让我试试。根据电路原理我判断哪个地方出了问题,拆开部件一看,果然!师傅拍我一巴掌,说我好厉害!老师教的理论真有用!”——学生还是要重视系统学理论,学校的实操训练,说到底是为了检验理论学习的效果,提高运用理论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最后是“个体论”。前面是一般而言,但也不一定。如果你大二开始创业,是不是要耽误点课程谈业务,你个体上就有一定“特殊性”,可以“以实践为主”,你的创业实践还能抵一部分学分。如果没有,那还是要边学习边实践。如果你是从中职升入高职,有一门理论课和在中职学得差不多,你认为你不用听了,参加考试就行,省出时间来多参加一些实操操练,可以呀,通过程序提出申请,学校支持。两点论,重点论,个体论,这是哲学的一种思维方法。

   (作者:浙江省钱塘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救授)

   论文脉    □思屈

   围绕《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和《浙东唐诗之路文化带建设方案》的讨论,使“文脉”一语又成为热词。这说明,已经有更多的人明白了文脉的重要。但术语并不因其流行而内涵自明,真懂文脉并非易事。

   在符号学中,文脉(Context)指符号之间的关联,是文化演进的轨迹。巴黎作为古老而时尚的世界文化名城,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保存了清晰的城市文脉。中国文化之所以经5000年巨变而历久弥新,也是由于文脉绵延不断。

   从推平重建到遗迹保护,再到文脉再现,文脉梳理是关键。文脉梳理有其基本的要求和科学的程序,可以称为“活脉三步法”:

   一是找准节点,深挖精神内涵。

   节点是指代表文脉兴起、转折的人物、事件和地方。文脉演进既有符号与符号之间的对话,也有符号与文本之间的呼应,还有符号与社会历史之间的映照,这一切都体现于众多的节点上。从光耀云岭到龙隐幽谷,从冲波逆折再到蔚成大国,每个关键节点都不能缺席。

   江南山水和钱塘风情为中华文化主脉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和鲜明的地域色彩。就重大节点而言,有南孔、南宋,也有唐诗。大禹、吴越、王羲之都是节点,从衢州的儒学折转到绍兴王学的即心即理,从《富春山居图》的情思到浙派琴学的清韵,都是节点上的华光闪现。

   具体的操作可以从要素分析入手。建筑美学把城市文脉分解为自然环境、建筑环境、地域文化和技术特色等构成要素,揭示各要素之间的内在联系,进而落实为街道、广场等文化节点。浙东唐诗之路建设也应该从“诗性”文化特征的要素分析入手,理清唐诗初、盛、中、晚文脉演进的各个节点。

   二是洞察潜流,搞清“来龙去脉”。

   文脉演进并不总是明线,而多有暗流,像江河常常奔流于人所不知的峡谷。因此,考察文脉不能只看其传播力度和知名度,更要关注其内在的精神轨迹。脉,其实就是内在的联系,人体内在的精气神联络是血脉;山势走向,岭断云连,是地脉;精神传承,隐而不绝,是文脉。

   浙东唐诗文脉,牵连了盛唐的恢弘气象与晚唐的纤细婉约,在与宋代文脉的连接与转折中,变更格调。钱塘江边的梁祝化蝶、白蛇泛舟,与黄河岸边花木兰万里赴戎机铁板铜钲,分别代表中华文脉演进交响乐的两个重要声部,遥相应和,起伏轮唱。

   三是善用符号,提升文化品质。

   文脉不绝,新材料、新技术就能激发新的创造。要像老工业园区改造一样,保留船坞、水塔、铁轨、烟囱等重要的历史符号,让文化透过历史沧桑,照亮当下与未来。

   落红不是无情物    □叶欢平

   宋代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泊船瓜洲》)写出了春天来临的细腻、新鲜、明快、喜悦和惆怅,成为千古名句。“万紫千红总是春”(宋·朱熹《春日》)也是千古名句,说的是春风吹得百花开放、万紫千红,到处都是春天的景致。

   春天是花的世界,红花自是主宰。宋代叶绍翁《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唐代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春光明艳,主色、亮色是红花,人面桃花相映红。唐五代间僧人怀浚:“家在闽山东复东,其中岁岁有花红;而今再到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红光炫目。诗的意思是,家在闽山东边的东边,那里年年花开花红,如今再到花开之处,新花在往昔的地方又红光绽放。僧人以红花花红申说禅意。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敏锐、触目惊心地道出绿肥红瘦即春将暮的感觉。在暮春时节,万般惋惜春天消逝的古诗词中,较之绿肥红瘦有更多加码的词语是“落红”。

   清词人纳兰性德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他的《海棠春》,劈头就是“落红”:“落红片片浑如雾,不教更觅桃源路。香径晚风寒,月在花飞处。啬薇影暗空凝贮。任碧飐轻衫萦住。惊起早栖鸦,飞过秋千去。”落红片片纷飞,借以抒情明志,他想逃离纷繁俗世,去一个清净的地方。

   含有“落红”的诗词总是很感伤。“落红庭院绿池塘,语燕啼莺亦可伤”(宋·无名氏《春暮》)。“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南北朝·陈叔宝《玉树后庭花》)。“落红乱逐东流水,一点芳心为君死”(唐·戴叔伦《相思曲》)。“唯有落红官不禁,尽教飞舞出宫墙”(宋·武衍《宫词》)。“一阵落红帘外雨,十分春是十分愁”(宋·周端臣《古断肠曲三十首 其二十》)。

   落红有三种状态。一是纷飞的。“但纷纷、落红如泪”(宋·韩元吉《水龙吟,题三峰阁咏英华女子》),“落红飞雪谩纷纷”(宋·辛弃疾《鹧鸪天·发底青青无限春》)。再是满地的。“落红成地衣”(宋·秦观《阮郎归·四之一》),“满地落红愁不语”(宋·曾觌《减字木兰花·席上赏宴赐牡丹之作》),“落红铺地”(宋·赵长卿《点绛唇·春雨》),“满地落红千片”(宋·无名氏《谒金门》)。三是流水的。“肯放落红流出水“(宋·曹勋《浣溪沙》),“也学落红流水、到天涯”(宋·张炎《虞美人·修眉刷翠春痕聚》)。写落红的三种状态,都有对美好事物转瞬即逝的怅恨。

   且看清代龚自珍的《己亥杂诗·其五》:“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这首诗写诗人离京的感受,虽然载着“浩荡离愁”,却仍然要为国为民尽自己最后的一份心力。

   宋代陆游的《卜算子·咏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话说得沉痛沉重、不失坚贞。而龚自珍的则更达观无我、壮怀激烈,给落花唱了一首新生命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