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

2020-05-08

分享到:

(图片来自网络)


   我家的新时尚

   □侯镛

   我的妻子是家庭主妇,每天刷锅洗碗搞卫生,在烟火中忙碌,但这并未磨灭掉她追求时尚的心。

   当然,妻子没有时尚的概念,也从不认为自己是在赶时髦。前年,她迷上了广场舞,从夏天跳到冬天,天一冷就放弃了。去年,妻子开始晨跑,每天清晨五点起床,为我们做好早餐后出门,跑上三四十分钟,但坚持不到两个月,又改成练瑜伽。至于练瑜伽,还是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攻克了几个高难度动作,终究觉得兴味索然。我和儿子都觉得,妻子的“时尚”,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

   那天,我下班回家,发现客厅和厨房多了几个垃圾桶,分别套着蓝、绿、红、灰四种颜色的垃圾袋。

   我不解地问妻子:“摆这么多垃圾桶做什么?”

   妻子兴冲冲地说:“你没注意到小区里五颜六色的垃圾桶吗?现在已经实行垃圾分类了,这是‘新时尚’,我家可不能落下啊。”

   我有些无语,但不想扫了妻子的兴致,只好表态说:“我跟儿子会支持你的。”

   开初的时候,我和儿子都没把垃圾分类太当回事,心想妻子凭着“三分钟热度”,肯定坚持不了几天。结果,当晚扔果皮时,我就被妻子叫住了,她说:“果皮属于厨余垃圾,得扔到套有绿色袋的垃圾篓里,不能贪图方便就近扔。”

   对于垃圾要怎么分类,我不甚了了,每次扔垃圾,都故意提高嗓门问妻子:“这是哪类垃圾?”妻子是做了功课的,无论我们要扔的是什么垃圾,她都能迅速说出类别并告诉我们该扔哪个桶,难不倒她。

   为了让我们掌握垃圾分类,妻子在网上搜到了垃圾分类的详细图表,用A3纸打印出来,张贴在家里显眼的位置,并不厌其烦地给我们讲解相关的注意事项。

   我每天去上班时,妻子会让我把分类好的垃圾提到楼下扔掉,她再三强调,垃圾一定要扔到相应的垃圾桶中。然而,我还是大意了。

   那天,我和妻子一起下楼,将一袋厨余垃圾扔到了相应的垃圾桶中,结果被妻子瞪了一眼。她说:“你之前都是这样直接扔垃圾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了。妻子继续说:“你扔的是厨余垃圾没错,但装垃圾的塑料袋是可回收垃圾,要分开投放。”说着,妻子竟把已经扔掉的那袋垃圾拎起来,细心倒掉垃圾,再将塑料袋投进旁边写有“可回收垃圾”字样的蓝桶中。我站在一旁哭笑不得,心想:一袋垃圾而已,有必要这么较真吗?

   妻子看出了我的心思,很严肃地说:“为什么要垃圾分类?这是为了提高垃圾的资源价值和经济价值。改善环境质量、带动绿色发展、引领绿色生活,是建设美丽中国坚实的一步,不能敷衍了事啊!”

   就这样,在妻子的影响下,我和儿子慢慢地认识到了垃圾分类的意义,对时尚也有了新的理解。时尚,不是奢华浪费,而是朴素节俭,垃圾分类就是一件很时尚的事情。这不仅是妻子的新时尚,也是我们全家的新时尚。这一次,不会再是“三分钟热度”了,我们会将垃圾分类好好实行下去,直到它变成举手投足的习惯,变成一种追求真善美的文明。

   表姐的店复业啦

   □杨力

   年前,表姐开了家小食店,专卖家常小炒,一盘回锅肉,一碟拌三丝,喝酒吃饭两不误,价格实惠,味道不错,很受大众欢迎。表姐盘算着春节少耍两天,多赚两个钱,不料“病毒”跑出来当头一棒,等到从被迫关门到重新开门,已经是来年的三月天了。

   小食店重新营业,生意却门可罗雀。表姐急得抓脑门子,心冷时一想,干脆把店关了,转头一念又不忍,房租和装修用去一大笔钱,关了门多冤啊。不服输的表姐就和小食店大厨兼名誉“董事长”的表姐夫商量,得想个法子度过难关。想来想去,二人达成了共识——做大肉包子搞“云销售”。疫情高峰期虽然过去了,但人们的消费方式有所改变,不如把做好的大肉包子送货上门,既安全卫生,又为小食店找到一条生计。

   说干就干。从表姐夫开始揉面,到割肉、剁馅,加入葱花或芹菜末;从加鸡精、蚝油调味,到货真价实的大肉包子从蒸笼中取出……包子诞生的全程都被表姐用手机记录,制作成小视频展示在朋友圈和微信群,留言取名为“战疫大包”,专等有口福的人下单。

   很快,在“云”上面围观的人禁不住好奇和诱惑,试着下单品尝。一口咬下去,独到的包子馅和舌尖上的味蕾迅速完美结合,好评声在“云”间游走,下单量一天超过一天,电视报纸也闻风而动,对“战疫大包”不吝誉美之词,小食店都快被包子店的美名替代。月底一盘算,小店竟奇迹般地有了盈利。

   这天小食店进来两位女食客,对着“战疫大包”狼吞虎咽。一问,二人是刚刚驰援武汉回来的护士,想念家乡的味道已久,此刻正是慕名而来。表姐听罢,哪肯收钱啊,心想没有她们在前线战疫,哪有后方的“战疫大包”啊。两位护士推辞不过,坚决加了表姐微信,转过身又把包子钱转给了她。

   隔天,店里又进来俩人,其中一个也认得,是本辖区的社区主任。另一个一介绍,是街道办主任。俩人一坐下就直呼上“战疫大包”,包子出名了,他们特地进来品尝。

   表姐夫听闻来了“父母官”,非得添两个荤菜,却被拒绝了。其中一人说:“你们不等不靠,敢于想办法,就是用行动支持了抗疫,你们也是复工复产的有功之臣。”

   当晚回到家,表姐问表姐夫:“我们不过做了平常人的平常事,怎么也成了功臣呢?”

   表姐夫憨憨地笑。这一晚,夫妻二人睡得特别踏实。

   民工亲戚复工来

   □李良旭

   乡下二舅打电话说,我有一个远房的外甥正在我生活的这座城市打工。这外甥说,抽时间一定要来看看这个舅舅。

   我还有个远房的民工外甥?我皱起眉头,说道:“舅舅,不用了,您告诉他,叫他不要过来了!”

   舅舅不高兴地说道:“这怎么行?外甥看舅舅,天经地意,就这样定了!”舅舅的语气很坚决。

   妻子下班回来,我将二舅打来电话的事告诉了她。妻子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说:“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你还有个民工外甥?”我解释道:“这个外甥我也是刚知道的。”

   妻子愤愤地说:“我可告诉你啊,你那个外甥来了,三言两语将他打发走算了。”

   一天中午,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我打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戴着个口罩,黝黑的手里拎着一只蛇皮带,另一只手拿着张信封。小伙子一看到我,热情地喊道:“舅舅,我是您外甥,我们复工啦!”

   仿佛一声惊雷,我的脑袋立刻嗡地一声,我的这位民工亲戚到底还是来了。“你,你就是我的外甥啊。”“是啊!舅舅,我可找到您了!”小伙子脸胀的通红,拿信封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他又说道:“这是我从乡下带来的腊肉,还有一些土特产,我就走啦!”说着,转身就要走。

   我忙说道:“你进来坐一会吧!”小伙子腼腆地笑道:“我是请了半小时假来的,舅舅,我刚才发现你们楼下下水道堵牢了,抽空我带工具来疏通一下。”

   我一股怨气地说道:“受疫情影响,也没人上门,堵了很长时间了。”小伙子笑道:“舅舅,您不用着急,抽时间我来疏通下,您放心吧!”说罢,转身就走了。

   晚上下班回来,刚进家门,妻子就高兴地对我说:“有一个民工把楼下的下水道给疏通好了,这下再也不用烦恼了。”

   我惊讶地说道:“哎呀,那个民工就是我外甥啊!”

   妻子的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说道:“原来那个人就是你外甥啊,你外甥来过了啊。你老实讲,你给了他多少钱、送了多少东西?”

   我气恼地说道:“人家连屋都没进就走了,他过来时,还说看到这事,抽空就过来疏通。”

   “那什么时候请他过来吃顿饭?”一阵短暂的沉默,妻子念道。我说,“我到哪去请他?我又不知道他在哪干活!”

   妻子的眼圈一下红了,喃喃地说道:“你这外甥也真是的,也没进屋里坐一坐,哪怕喝一口水也好啊!”

   记忆中的油菜花

   □张春波

   开春后,油菜花开了,灿烂得让人如痴如醉。闻着浓郁的花香,记忆深处的光影在眼前浮现。

   那年初中毕业后,我考上了高中,但家里没钱送我上学,不得不回到一面靠山、一面临河的穷乡僻壤,和父母一块儿务农活。

   秋收后的一天,山那边一个城里模样的人来到村中,和村上的干部商议在田间种油菜的事,说愿意每亩补贴三十元。农田包产到户,种什么自己说了算,可面对每亩三十元的额外收入,谁家不愿意种油菜呀!但大家都不相信有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见村民有疑虑,城里人当即先付每亩田二十元的预付款,还运来优质高产的油菜种子免费分发给大家。得了实惠,村民们的热情也高了起来,于是按照城里人在田间的统一规划,种起油菜。种完后,城里人走了,并留下了一句话:“明年,山上见。”

   春天来了,油菜花黄了。山那边,人声喧哗,很热闹。平日里人影见不到一个的山顶,如今是一拨接一拨的游人,并且面向我们村庄这边指点着什么。我和父亲都很好奇,决定去看个究竟。临山这一面没有路,我们便走乡间小路绕到山那边。

   在山那边,只见到处都是赏花踏青的游人,而那个城里人也在山脚下卖上山观景的门票。他以前跟我们接触比较多,一下子就认出我们父子俩。他问我们想不想看,父亲说:“想,可我们没带钱。”城里人说:“没关系,免费看。”

   我和父亲一鼓作气爬上了山顶,惊呆了。我们看到的哪里是田野,分明是一幅色彩绚丽的美图:金黄的油菜花,碧绿的树木,清澈的小河,和乡村房屋一起构成精巧的山水画。更惊奇的是,画面下方还有四个字:“大好风光”。父亲情不自禁地赞叹:“原来我们的油菜花可以种得这么好看!”

   下山后,金黄的油菜花挑动着父亲的神经,边走边说:“娃,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你读高中。你要念好书,考上大学,今天我才明白,读书人的点子就是多,有文化才能看见好风景啊!”

   从此,那年的油菜花一直在我的记忆里珍藏,伴我成长、奋进。

   抗疫之下忙春耕

   □林金石

   随着几缕暖风的吹拂,春渐渐地来到了人们的面前。春到了,草木抽新,百花竟放,河水叮咚,莺歌燕舞,到处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不错!这正是春耕播种的好时节。

   然而,时下,为了抗击疫情,很多人响应国家号召,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静待疫情散去。可是,时间也不等人,若一天一天这么耗着,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如果长期这样等下去,春天过了,人们就会错过了耕种的好时机,那么,对于农民们来说,将会是不可估量的损失。所以,这样长久地“坐以待毙”也不是一个好办法。

   那么,如何才能做到,既能抗疫,又能更好地进行春耕呢?我的父亲是个老农民,对这一方面很有经验,只见他戴上口罩,召集村里的每一个生产队的队长说:“现在疫情严峻,但春播也迫在眉睫,我们不能因为抗击疫情而误了春播,也不能因为春播而无视疫情的存在,那么,我们如何才能做到既能有效抗击疫情,又能及时进行春播呢?现在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每一个生产队的成员戴上口罩,错峰春播,分散耕作。”说完,大家都连连点头赞成。

   接着,父亲把村里十七个生产队分为两个大组,每个大组中的每两个小组从早上七点开始劳作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即刻回家轮到下两个小组。以此类推,今天轮完了这个大组,明天他们休息,第二天另一个大组开始劳作。而没有轮到出去劳作的生产队可以在家忙一些别的农活,比如,泡种子,给一些需要剥壳的种子剥壳,准备好盖种子的塑料膜等等。这样既可以劳逸结合,又能在疫情之下不误春播,可谓是两全其美。

   父亲的建议一出,整个小村子表面上看似沉静,实际上大家都在为春播准备着、忙碌着。大家都争分夺秒,利用最短的时间做最有效的工作。此外,这一措施的实施还改变了一些村民的坏习惯,比如平时懒散惯了的村民,此时也都变得勤奋起来;平时喜欢拖拉的村民,此时也都做得干净利索了;平时喜欢睡懒觉的村民,此时也早早做好了“作战”准备……不觉间,村子里,大伙的工作效率大大地提高了,积极性也提高了。大家都夸赞父亲说:“大叔不仅有办法,且办法很给力!”父亲听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就这样,我们的小村子在父亲的带领下,从立春起,大家都开始有序地忙碌着春播。如今,田野里,人们播下的种子在春雨的浇灌下正茁壮成长着,看着那日益长大的种子,大家脸上也露出了甜甜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