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弄潮,在新时代的金江干》

《江干报》上一首好诗

2019-12-06

分享到:

今年10月29日,《江干报》“文化园地”,刊出了寿绍武先生的长诗:《弄潮,在新时代的金江干》。

这是一首好诗。

好在大气磅礴,好在高屋建瓴,好在有血有肉,好在引经据典,好在有文化自信,好在后劲十足。

诗,是把心中的思想表达出来的语言,故曰:诗言志。

诗人在生活层面产生了心理活动,并且达到一定积累之后有溢流出来的冲动,这就产生了吟诗,这时候的诗一定大气磅礴。

寿先生写这首诗,正是这种状态。他说,他住在江干边上的下城,但时刻感知到江干的变化,触碰到江干人勇立潮头的拼搏。时常有吟诵的冲动。

“我站在巍峨的皋亭山巅,任浩荡江风,叩击着我的胸怀!”

开句就高屋建瓴,从长三角联想到钱塘江,从美西湖过渡到金江干,概括写了皋亭山、钱塘江地区七十年来的艰苦创业、四十年来的改革开放,菜乡江干蝶变成现代城市的一流先行大区,历历在目,数不胜数。

接下来,诗人有血有肉地展开,我循着诗人的思路,一同前行,跟进。

“山水智城,孝爱丁兰;六大提升,三大攻坚;一体魅力,两翼强健!湾区之芯,中墨中芬。”寿先生把诗情画意的江干大地,描绘得宜居、宜业、宜游。又展开描写“千桃园的桃花正艳……让千万春燕,飞翔在其间!五水共治、垃圾分类”。取得了全市人民赞誉的好成绩。

这一段描写,真真切切,不夸大,看得见,摸得着,实实惠惠。

随后,诗人平心静气地寻找到一个事实,能使江干发展的是它深厚的文化底蕴。江干洞见古人智慧,深有文化自信,诗人由此预言江干必定再走向新的辉煌。

诗中说:“我看到夏衍,从严家弄走来;我看到茅以升,从钱塘江大桥走来;我看到郑兴裔、看到王蒙、看到翟灏,从麦庄、从黄鹤山、从史籍志书中走来……”

这一大段对历史文化名人的如实描写,浓缩了一千年来各个历史时期的文脉,能为新时代服务利用的历史文化,这是江干文化自信的底气所在。

他同时也体会到江干的成功是群众共同努力的成果,诗中讴歌:“新江干人的执着,居委会大妈的笑脸,环卫天使的初心,创业创新人的名片。历史传承,德行大爱。上塘河水流淌着江干的血脉,古街巷里机杼声声拨动心弦。钱塘江文化的时代品牌,讲述着今天和昨天的故事。”

“拥江发展,江干铁军撸起袖子加油干!”

“作出我们倾情的奉献。”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表达着江干的后劲十足。

感言一句:写诗要从内心流出来,而不是挤出来!

谢谢诗人从内心流出来的诗!

谢谢《江干报》编委的努力!

□卢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