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餐厨垃圾处理

2019-11-12

分享到:

□寿绍武

那天,我在天子岭参观国家循环经济教育基地,感触最深的是科技进步在垃圾处理上的作用。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展厅里的图表和实物,信服地感到,通过卓越的现代科技,令人作呕的垃圾变成了宝物,腐朽化为了神奇。真是治好垃圾就是绿水青山,变废为宝就是金山银山!

忽然我在一张照片前停住了,照片上是几只巨大的立式罐体,上面写着“厨余垃圾 进入厌氧发酵罐,变为沼气发电”几个字!这不是我家老二搞的沼气工程么?于是我在照片前留影,并立即用微信发给儿子,告诉他:我到了天子岭,看到了你们的工程照片。

老二回说:你拍的照片厨余垃圾是其他公司做的,我们处理的是餐厨垃圾。

我上网一查,天子岭果然有两个与“厨”垃圾有关的处理工程,一个是处理厨余垃圾的,于2014年投产;另一个是处理餐厨垃圾的,2015年投产。这后一个应该就是我家老二公司设计建造的。为此,我特别高兴。

教育基地有一块图板展示,城市垃圾及处理流程分两块:其一是“易腐垃圾”——每天产生,每天清理,然后由专用车辆,清洁直运到天子岭,经过资源化处理,提炼毛油和沼气发电;其二是“其他垃圾”——也是每天产生,每天清理,然后由专用车辆,清洁直运到天子岭,而处理方法则是焚烧发电或者填埋产沼发电。

我搞不懂餐厨垃圾和厨余垃圾有何区别。老二告诉我,两者都属于“易腐垃圾”。简单地说厨余垃圾主要是厨房里产生的食物果皮烂菜废油等;而餐厨垃圾主要来自于餐桌上的剩菜剩饭,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泔水”。由于没有仔细分拣,厨余垃圾和餐厨垃圾里都混杂着一些其他垃圾,比如纸巾、木筷、牙签、塑料餐具等等。

在天子岭,“厨余垃圾”通过一定的技术处理工艺,回收厨余垃圾中的塑料纸张、金属、玻璃等,并提取沼气后发电,年发电量可达1000万度,厨余垃圾减量化率在70%以上。

“餐厨垃圾”里有高油高盐,通过“预处理+加热提油+厌氧发酵+沼气净化利用”工艺,将餐厨垃圾转化为沼气(继而发电)和生物柴油原材料。

我家老二公司的天子岭项目就是专门处理餐厨垃圾的。通过处理,每吨餐厨垃圾可以产生沼气约65立方米,每立方米沼气可发电1.8度至2度;每吨餐厨垃圾的提油率是3%,就是说可以产生30公斤纯毛油,再加工成生物柴油。每年可以产生2.4万度电和6吨的生物柴油原料。同时经过自动分选、加热、固液分离、固相水力除渣等处理之后,固体杂物和无机固渣仅为原来的15%。也就是说,1吨餐厨垃圾最终只产生150公斤需要填埋的垃圾,垃圾减量率达80%以上,大大实现了垃圾的减量化。且有助于遏制“地沟油”回流餐桌,保障市民“舌尖上的安全”,实现了杭州餐厨垃圾规模化处理能力的零突破。

“地沟油”是为老百姓深恶痛绝的。“泔水”过去是喂猪的,泔水猪于食品安全的问题也很多。所以餐厨垃圾通过处理变废为宝,一举多得非常好。老二他们这个餐厨垃圾处理项目,实用价值和科技含量都是非常高的。然而他却对我说:其实垃圾分类、资源不浪费,从源头控制垃圾总量,这才是最重要的。垃圾一旦产生,处理就有成本。减少垃圾,就可以减少国家为此投入的费用。

城市垃圾处理是城市化中绕不过去的坎。看到天子岭垃圾填埋场,国家花了那么的钱,建了那么大的垃圾处理场地,一期已经填满,二期也已经填了一半,城市垃圾仍每天源源不断地产生并运来,现代科技神力相助的处理工程日夜不停地运转,付出的成本有多大呀!所以从源头做好垃圾分类,力求垃圾减量化显得尤为重要。

就餐厨垃圾来说,我们到餐馆、食堂去看看,那浪费是惊人的。满桌的剩饭剩菜、鸡鸭鱼肉、蛋奶、果品、糕点,还有一次性餐具混杂其间。令人心痛不说,一桶桶一车车运到天子岭去处理,想想那真是可惜和可怕呀。在家庭的餐桌上,现在也是糟塌得厉害。我们小时候饭粒掉地上,大人就会说:罪过罪过,要天打煞的!过去老人教训那是悯农,而现在讲厉行节约,更有环保的意识在里面。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呼吁:让我们每人每餐都做到“光盘”,少用或不用一次性餐具;不要把那些纸巾、木筷、牙签、塑料餐具等等其他垃圾混杂在里面,以减少处理的压力。如果我们做到了,那有多好,多文明呀!这真是:

垃圾处理技术高,源头控制更重要。

厉行节约少糟塌,“光盘”千万要做到。

“易腐”“其他”分分开,有毒有害别乱抛。

垃圾分类做仔细,减量处理压力小。

绿水青山谁不爱,金山银山手中操。

编者按:金秋十月,区城管局、区文联、区作协联合组织开展了“垃圾分类”作家集体采风活动。协会作家们和文学爱好者一行先后参观了解了天子岭垃圾填埋场、丁兰街道远洋香奈小区和凯旋街道南肖埠社区南一小区的垃圾分类工作情况,并上门入户了解居民群众家庭垃圾分类情况。通过采风活动,作家们深入了解了杭州垃圾分类“江干模式”,感受到我区积极推进垃圾分类的浓厚氛围,深有感触地写下了一系列作品。现精选四篇刊登,以飨读者。

从垃圾填埋场到静脉小镇 □鲍王平

垃圾二字,本意是失去使用价值,无法利用的废弃物品,是物质循环的重要环节,是不被需要或无用的固体,流体的物质。然而,现代城市产生的生活垃圾,并非完全是失去使用价值,无法利用的废弃物品。上世纪80年代初,杭州市政府在三堡到四堡一带沿江围垦地上,设立了杭州市露天垃圾填埋场。

当时,对垃圾的处理就是简单的填埋,当然,对生活垃圾处理,除填埋外,部分有价值的东西还是值得捡取的。当地村民也会到垃圾场捡拾一些对他们来说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如木柴(那时当地村民还是用灶头烧饭、烧菜,木柴是最好的燃料)。还有一些塑料制品或铁质制品,那时候塑料制品还没有现在这么多,收购价高,有些人往往热衷捡拾这些东西,可以说这是比较初级的垃圾分类。

后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垃圾也日渐增加。三堡一带的露天垃圾填埋场已无法处理全杭城的生活垃圾。在1987年,杭州市政府请南星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在杭城北郊的半山石塘村天子岭山的青龙坞山谷中设计建成了我国第一个城市垃圾专业卫生填埋场。在1991年4月正式投入运行,2004年服务期满,这就是杭州市天子岭第一填埋场,2006年在原有的填埋场地上,建立了一个垃圾生态公园,和臭气熏天的垃圾填埋场进行了鲜明的对比。谁也想象不到,自己脚下的土地是杭城16年来所填成的,那些树木花草都是种植在垃圾之上。

人体血液循环系统中,动脉负责将携带氧气的新鲜血液输送到全身,而静脉,则负责将代谢废物运送至体外,如果将城市比作生命体,那么我们所产生的生活垃圾便是需要处理的代谢废物,这就是杭州天子岭静脉小镇名字的由来。

而静脉小镇建立的初衷是为了避免杭州陷入“垃圾围城”的问题,从前端对居民宣传垃圾分类的理念,到后端垃圾填埋的综合利用。填埋垃圾产生沼气,收集沼气用于沼气发电,每天能发18万度电,差不多一个拱墅区的一天用电量,其二对厨余垃圾中所产生的油脂,人们俗称“地沟油”,将这些油脂进行深加工炼成生物柴油。

垃圾对现代人来说,做好分类,会把垃圾变成宝,避免垃圾围城。其余,垃圾分类对于我们前端产生垃圾的居民来说,每天做好垃圾分类是对我们城市的减负。

垃圾分类迫在眉睫 □程毅超

10月22日,在区城管局、区文联、区作协的共同组织下,我们这一群来自于各行各业的“文字工作者”带着激动、好奇而又略带沉重的复杂心情,参观了位于半山附近的天子岭垃圾填埋场以及江干区辖下的两个分类示范小区,意图亲近垃圾分类的第一现场。

“天子岭”对于大部分杭州人而言名字并不陌生,都知道平时居民家中的生活垃圾、餐馆里的厨余垃圾会经“直运公司”的车辆源源不断地被运送到这里进行分类、粉碎、填埋或是焚烧处理。同时,他们也如同我一样,空闲时间至多会漫步于风光秀丽的西湖美景之中,而不会特意安排好时间亲眼目睹担负了这座城市清洁使命的最终“排泄口”。

及至到了天子岭脚下的静脉小镇——这个功能形态确实如人体静脉一般暗藏于杭城近郊的重要所在,人们被四周干净整洁的外环境所惊奇,但鼻子灵敏的几位同仁还是率先闻到了空气中隐约飘着的消毒水的味道。一位迸发着活力的年轻向导(感觉是志愿者)热情地迎了上来,开始他纳闷为什么这个团队的年龄如此参差不齐,当得知我们的来意后立马变得兴奋无比,希望借宣传的力量使越来越多的老百姓能够自觉加入到垃圾分类这个文明、时尚、迫在眉睫的行动中来。

参观没多久,面对着远方忙碌的清理现场,聆听着近端激昂的讲解说明,我们“触目惊心”地感受到现实比想象中还要残酷。惊的是人类引以为傲创造出来的塑料袋、玻璃瓶、易拉罐等常见物品一旦废弃依靠自然降解需要成百上千年(备注:更可怕的是陶瓷,降解需要200万年);惊的是脚下这座90多米高的“青山”除了顶部的1.5米是土层和石块,其余的都由历经反复碾压的各类垃圾堆积而成;惊的是这几年生活垃圾的清运数量逐年显著增长,天子岭这片狭小山脉所能容纳的填埋空间则是所剩无几……如此种种,无一不在显示着大自然除了无私地向人们赠予所需要的美好生活,也会无情地向人们拒绝本不属于它的加工产物。类似台风、地震、海啸,自作聪明的人类即便拥有了强大的科技力量为依托,想要加速降解过程依旧束手无策。唯一略感庆幸的是,垃圾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沼气能、热能、电能已经能够被充分利用,环保理念正在党中央的号召下迅速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和落实。

吃过简单的中餐,我们就来到了分属于丁兰街道和凯旋街道的两个垃圾分类示范小区。丁兰街道展示的是一个2017年底建成的新高档小区,里面设置了方便快捷的分类投放点(备注:为了方便这里的居民,可回收垃圾按照废纸、塑料、金属、玻璃这四个明细被设置成了四个专门投放桶),配备了小型的易腐垃圾粉碎机和宽敞封闭的垃圾桶集置点,各种垃圾分类温馨提示和宣传标语随处可见,营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外部条件。听带队的社区书记自信满满地说,这里即将展开定时定点投放,无疑是在宣布他们的垃圾分类工作业已有了明显的成效。凯旋街道下属的是一个上世纪90年代末的老旧小区,令我们欣喜的是这里遇见的大伯大妈们对于垃圾分类这一政策给予了高度的认同,抢着要把我们拉进他们的家里参观已经分类好的垃圾桶。据接待的社工介绍,好多居民对于楼道口的垃圾分类评比栏十分“较真”,他们争着和邻居们比谁家垃圾分类分得好,谁家对应的那栏上五角星多,少一颗都会觉得失了颜面。刚开始的时候,社区曾向垃圾分类做得优秀的居民分发一些诸如毛巾、香皂、鸡蛋之类的小礼品以示嘉奖,现在大家都养成了分类的好习惯,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

在参观完这两个社区之后,一行人原本低落的心情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如果垃圾分类能够被严格贯彻执行,那么垃圾填埋厂“城市化”的进程就一定会被有效地延期。我美好地期待:在不久的将来,科学家们研发出了能让高分子材料迅速降解的类似催化剂一类的奇妙物质(备注:现今已有许多科研人员在着手尝试微生物降解塑料,且有了一定的进展);抑或工程师们找到了运用3D打印机将难降解的垃圾应用为施工材料的有效途径(备注:前不久正好就有一个新闻报道说世界上最大的3D打印机用复合材料打印出了一艘25英尺长的船)。

此外,我觉得还可以从以下两方面入手帮助大自然减负:一是动员居民尽可能地节约资源,例如许多年前大力推广的自带购物篮或购物袋逛超市(京东物流也曾提出快递包装盒反复使用的构想)。别小看这不起眼的塑料袋,人手一个,加在一块就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量。二是工厂方面也较多地使用环保材料,尤其减少对有毒有害重金属原料的滥用(或是加大回收力度)。现在好多年轻人喜欢频繁更换手机,殊不知其主板、芯片里含了大量的铅、汞、镉等有毒有害重金属,每一个废弃的手机不经过妥善处理的话就会对土壤、河流造成严重污染,甚至毫不夸张的,可以联想到由食物链传递到了人们的餐桌。

当我们尚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放眼绿水青山的时候,也诚然该为后代好好地思考和付诸行动了。

我站在天子岭上 □董萍

天子岭,一个至高无上的名字。

站在你的岭上,我看到你敞开的胸膛。黄色绿色的作业车,穿梭来往于你的脊梁,你用海一般的胸怀,接纳一个城市的弃物;你用天子一样的力量,为你的子民承载着每一天产生的秽物;面对日产四千五百吨的倾倒,你的姿态永远让人仰之弥高。

十月,阳光下得温和,丹桂飘得甜香,我和你有了感应,一支诵歌向你吟唱。

站在你的岭上,远处的绿山树海,苍翠油绿,围抱着属于你的圣地,很恢弘,很大气;近旁的草地,一望无垠的绿色,即将在不久褪去,变为属于你的黄色;岁月的轮回,太严肃,太无情。此刻,我感觉到了你威严的存在,那威严中透出的一份担当,是一种气吞山河的气魄。

在你的岭上,脚踏的这片绿茵地下,积攒着你的子民十余年产生的腌臜——九百多万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不嫌不弃,用强大的臂弯,把它们统统揽入。这里是你宽敞胸怀的一个角落,你挥戈扬鞭策马驰骋,肮脏,污秽,恶臭全被赶跑,一座生态公园在这里诞生。

一场春雨后,小草从腐朽中伸出头,新奇地体味着尘世的纷杂;蝴蝶飞来,万紫千红为它绽放;不谙世事的小鸟,啾啾嬉戏不用设防,人间的热情给它鼓掌。

在你的岭上,我们相约起,来一场派对,载歌载舞纵情欢畅;新郎们,可以送你的新娘,一个别开生面的婚礼;脚踩垃圾上一点五米覆土铺就的草坪,新娘拖着洁白的长尾婚纱,款步徜徉在绿山草地间,鲜花为你们盛开,鸟儿给你们祝福。

在你的岭上,没有想象中的恶臭狼藉。我敞开了呼吸,接受你清新的空气;我张开双臂,拥抱你的赐予。

“老了,我老了……我的余生不过三四年了”,我听到你的叹息,一个垂暮老人的心里话。我们惭愧,我们百感。

必须要行动起来,动动手,把弃物分门别类,使易腐垃圾化为残渣,让其他垃圾再生利益。给自己创造一个自由呼吸的环境,还子孙一个洁净美好的地球!

在你的岭上,我迷恋着秋日的阳光,淡淡的清凉;看着天空的湛蓝,心情随白云飘扬;彩霞和夕阳的血色,浸透了枫叶,红得醉人,红得揪心。

一场汗水的洗礼,迎来了如今的灿烂,我捡拾起一片秋叶,写下天子岭的美丽;我用心唱一支赞歌,献给天子岭的今天,献给所有为改善坏境作出奉献的人们。

在你的岭上,我立下一个誓言:减少生活垃圾从自己做起。让我们一起携手前行,去寻找春的葳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