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醉鸡

2019-10-18

分享到:

图片来源网络

我还记得,几年前有一回去浙江绍兴一位好友家做客,席间有一道菜名曰“醉鸡”,其味道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

当醉鸡端上来的时候,用精致的玻璃大碗装着,碗内有“乾坤”——一分为二,上层是黄皮白肉的鸡块,下面则注满了微琥珀色的酒液,无须凑近已有浓郁的酒香、香料味迎面而来。菜刚上桌已经满屋子诱人的香气,好客的友人明知道我肚里的馋虫早已按捺不住,于是大手一挥,笑容可掬地招呼道:“快,尝尝!”我兴奋不已,忙举箸试味,惊觉它原来是一道“凉菜”,那滋味着实令人惊艳。

听友人介绍说,醉鸡用料讲究,鸡要挑肥嫩的小母鸡,酒要选纯正的黄酒,像“花雕”就很不错。需配上若干种香料、调味料等组合成的“秘制佐料”,再用这芬芳的调味酒液浸渍煮熟的白切鸡块,过了一天时间即可入味。

一只浸制完美的醉鸡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时候,还能看到那脆口弹牙的黄色鸡皮下面包裹着一层晶莹剔透的“水晶”皮冻,这是鸡汁与酒汁混搭凝成的精华。在餐馆里吃醉鸡,食客先嚼鸡皮,再吸皮冻,最后一口解决掉那嫩白的鸡肉,一时酸、甜、麻、辣、咸、鲜诸味俱全。抱着一碗米饭吃醉鸡,往往不过须臾之间,已经饭“去”鸡“空”,等醒悟过来是才感到一阵遗憾:“老板,再来一碟醉鸡!”

醉鸡的滋味如此浓郁绵长,可谓是普通江南雨巷中与旅人擦肩而过的撑伞姑娘,乍一看,很漂亮,再一看,简直要美到令人心醉。

然而,有趣的是,关于醉鸡的“发明”过程,这可是个稍显朴素的故事:传说在很久以前,在浙江的吴峰村里住着兄弟三人,父母都早早过世了,三兄弟互敬互爱过得挺和睦。后来,三兄弟陆续结了婚,老大、老二娶的都是富家女,有不少嫁妆,但不太会料理家务。老三媳妇是个穷人家的姑娘,没有嫁妆,但是心灵手巧,十分能干精明,持家有道。三兄弟看在眼里,都想让她当家理财,但又担心另外的两个媳妇有意见。于是,三兄弟想出一个办法让3个媳妇比赛一下,谁赢了就让谁当家。比赛内容就是每人烹一只鸡,不准加油和其它菜来配,看谁做得好。

三天后,大伙尝味评分,大媳妇兴冲冲地端了一锅清炖鸡汤,很鲜美,但是肉很柴,二媳妇端上来一份白斩鸡,有嚼劲,但味道又淡了。轮到三媳妇,只见她端上一个大碗盖住的容器,打开盖子一股诱人的清香扑面而来。大家尝过只觉得鸡肉鲜嫩,吃到嘴里满口香气,酒香扑鼻,别有一番风味,都说好吃!三媳妇赢了。

三媳妇大方地说出做菜法子,因为这种鸡肉是用酒浸泡出来的,就命名为醉鸡,这道菜后来成了绍兴人喜爱的一道美食。

鸡鲜,酒香,醉美绍兴花雕鸡!如今回忆起它的美,我都忍不住赞叹。

□甘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