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鞋子的变迁

2019-07-05

分享到:

  □吴桑梓

  我生于解放前夕,经历了祖国七十年的风雨变迁,七十年一路走来感慨很多,这里仅从小小鞋子说起。

  小时候顽皮,穿鞋子特费,一双新鞋子上脚不到俩月不是底破就是面损。而做鞋子却特费时,娘白天要店里忙,晚上灯下纳鞋底,她说:“我做做还是你穿穿快。”后来有乡下亲戚帮着做,我们姐弟还是经常穿破鞋子。每次脚趾头露出鞋子外,娘就会唠叨,经不起娘的唠叨,我一出家门就脱下鞋子,找个地方放好,然后疯玩,回家前到江边洗一下脚再穿上鞋子,这一招果然灵,鞋子可以多穿一段时间。有一次,我赤脚在玩,被爹看见了,他看到我一个小姑娘赤着脚在小镇街上疯玩,叹了一口气。几天后他到杭州出差,给我拎回了一双回力牌球鞋,这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和穿过的好鞋子啊!不但双脚舒服,而且怎么也不会破。可惜我的脚长得太快,不到半年球鞋只能给弟弟穿了。

  孩童时,最怕下雨天,因为没雨鞋穿,不能出去玩呀。不冷的季节还好,可以赤脚出去溜一圈,到了冬天,只能被圈在家里。那时大人们最好的雨鞋叫钉鞋,上面是皮下面用钉撑着,而大多数人穿的是草鞋或蒲鞋。到了冬天就穿用头发编织而成的发袜,外面再穿草鞋,既保暖又不怕湿。慢慢地,我们小镇上也可以买到小孩穿的雨鞋了,说是用橡胶做的,那时候的雨鞋没有左右脚,而且是低鞋邦,虽然穿得不是很舒服,但对当时的孩子们来说已经很好了,下雨天也可以出去玩了。我很喜欢这种橡胶鞋,不大会破,可这种鞋子贵,娘不让我们在晴天穿。

  一晃长到十多岁了,娘要我自己做鞋,这才感受到了做鞋的不容易,不但纳鞋底要千针万针,而且一不小心就戳破手指,何况我手笨拙,幸好小镇有了鞋匠。娘就花钱请鞋匠做鞋,但毕竟要花钱,我还是打赤脚的时候多。

  赤脚的好处在我下乡当知青时体现了出来,当农民一定要赤脚的,这可苦了那些不会赤脚的人,特别是姑娘,赤脚在田塍路上走,一扭一扭像跳秧歌,一不小心就跌进泥田里,我就能挑着担子很自如地赤脚大步走在田塍上。但农村里的路不比我们小镇,小镇的路都铺着石板很干净,农村的路不但都是泥地,还有鸡鹅鸭猫狗的屎,有时候赤脚真的难踩下去。特别是下雨天,赤脚在污水横流的村路上走,真是受罪。我特别想有一双半靴雨鞋,可那时候在小镇上就是有钱也买不到,据说要到上海才可以买到,我知道想穿半靴雨鞋是个梦想。那时候穿得最多的是解放球鞋,晴天雨天都好穿。

  有一次,一个闺蜜来乡下看我,我指着村道对她说:“这样的路雨天真的不好走,我真想有一双半靴雨鞋!”说完我叹了口气,又说:“可这是梦话!”我那闺蜜当时没有说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让人带口信给我,说是要我去看她,我去了,她竟然递给我一双半靴雨鞋,当时的心情可不是用“感激”二字可以表达的。因为我知道她在煤球厂工作,工资很低,这双半靴可能花了她半个多月的工资,更何况还要托人去上海买。这双半靴真是派上大用场了,我下乡的那个村子在浦阳江边上,每年都有山洪江潮,一下大雨村上就会敲锣抗洪,我有了这双半靴就不怕了,就是半夜听到锣声,我也可摸黑出门,不怕脚下打滑更不怕石子咯脚。

  又一晃,到了改革开放,鞋子已经不是问题了,不但品种多,而且也消费得起。我从农村抽调上来当了工人,手里一有钱,我就去买了双皮鞋,可是那时候的皮鞋又硬又重,还不如穿解放球鞋舒服。于是皮鞋束之高阁,我还是以穿解放球鞋为主。

  现在可不得了,放眼一看,孩子们脚上的鞋子五花八门,而且价格都在百元以上,年轻人的鞋子更是花样百出,就是我们老人也有了老人鞋,价格不高,也消费得起。

  鞋子虽小,但体现出来的是解放70年来,时代进步可不小。万事脚下起,小小的鞋子让我感受到了祖国从贫困一步步走向繁荣,我们能在祖国的盛世之时度过晚年,真是幸福感倍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