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谷场趣事之二

2019-05-31

分享到:

  晒谷场不光吸引着我们孩子,还吸引着大人和老人。农闲的冬天,人们总爱在晒谷场上晒太阳。夏天的晚上,大人和老人们做好家务事后,就带张椅子或凉席陆陆续续来纳凉,他们手摇扇子,聊聊家常,说说笑笑,热闹非凡。

  此时,先前在晒谷场周边的孩子们便渐渐来到大人身边,安安静静地或坐着或躺在凉席上,听大人们讲《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等神话故事,还有那些《九斤姑娘》《田螺姑娘》《西施的传说》等民间故事。听嫦娥和吴刚的故事时,我常常会担心,万一那棵月宫桂树哪天被吴刚锯断了,会不会掉下来砸到人,还有嫦娥姐姐会不会嫁给吴刚等。

  最爱听母亲讲故事,因为母亲总会把那些流传的歌谣,穿插到故事里去,让人生出无限想象,如:“月亮婆婆得得拜,拜到廿三游世界,世界大杀只鹅,世界小杀只鸟……”因为这首童谣,我期望着月亮婆婆来到身边,带我去周游世界,于是原本怕鹅的我竟然主动提出要母亲养几只,还每天提着竹篮子,到田间地头去拔青草,或去池塘水田间,寻找鹅爱吃的浮萍,把鹅养得肥肥的、大大的,准备着月亮婆婆来时好杀。

  除了听故事,我最爱的是猜谜语,一直记得那些富有农村生活气息和形象的谜语:四姐妹一样长,尾巴有六尺长(锄头);细细瓶,细细盖,细细瓶里一枝菜(螺蛳);树上一群小强盗,都戴铁凉帽(柿子);乌鸡娘、长尾巴,客人到来多啼啼,无客人时少啼啼(茶罐)……

  夏夜,天上的星星总是明明灭灭,晒谷场上这些故事和谜语,以及村里偶尔那一两声狗吠和蛙鸣都让我痴迷,让我感受到草根艺术的气息,这些如诗般的迷人气息,朦胧地诱发着我对某些美的吸引和追求。

  晒谷场的趣事,最忆的还有冬天捉麻雀。大冬天,天寒地冻,小小麻雀无处觅食,就会到晒谷场或稻田里去寻食。在清早或傍晚行人稀少之时,我和小伙伴们总会在晒谷场上撒几颗稻谷,然后在谷子边装上一个小箩筐,箩筐用一根细棒顶着,棒头的底端系着一根细细长长的线,线的另一端则绕在我们的手腕上。做好这一准备工作后,我和小伙伴们就会藏匿到边上的大箩筐里去,小屁股坐在箩筐底,头上还要盖个盖子,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谷子,等待着麻雀来偷食,只见麻雀一步步走近,东张西望小心翼翼地看一下,未发现我们,才大着胆子美美地啄食起来。等它们进了小箩筐中间,我们便会用力一拉手中的线,小箩筐快速合了下来,罩住了它们,于是大家跳着笑着去捉那只可怜的麻雀。有时,一不小心还会让麻雀飞走,虽然觉得可惜,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好玩是天性,于是用箩筐你罩着我,我罩着你,嘻嘻哈哈地大家都当起了麻雀……

  老家的晒谷场,有我孩童时代的欢乐,也记录着我成长的岁月。

  □缪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