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生活

2019-05-07

分享到:

  嫁给扶贫的老公

  □侯镛

  我嫁给了老公,老公却嫁给了他的扶贫事业。

  婚后第二年,老公考上了公务员,被分配到一个贫困乡里的扶贫办。当时我已怀孕六个月,于是辞掉了工作,跟着老公到了这个贫困乡,住在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我挺着一个大肚子,生活上诸多不便,选择跟着老公,就是盼着能得到他的照顾,但到了乡里,我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美好,甚至可以说是大失所望。

  贫困乡下辖15个村,扶贫办人手不足,老公要负责5个村的扶贫事务,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为了要了解每户村民的生活情况和实际困难,老公每天清早出门,挨家挨户走访,通常回到出租房时已是晚上八九点,我做的饭菜都凉了。老公冷饭冷菜地扒拉几口,草草洗漱后上床倒头就睡。

  老公的辛苦我看在眼里。我知道,工作都是从基层做起,只有积累了经验,拿出工作成果,才有利于以后的升迁和发展,千万大意不得。所以,起初时,我也没说什么。

  只是,我挺着个大肚子,整天闷在房里,就盼着老公早点回来,老公好不容易回来了,说的念的也全是村里某户人家的事情。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被冷落了,有时觉得委屈,就在老公面前嘤嘤地哭了起来。这时,老公会从身后默默地抱着我,轻抚着我隆起的肚子,等我平复下来。我终究还是心软,哭完也就过去了,只盼着他往后能给我和肚子里的孩子多一点关爱和温存。

  去年秋天,我生下了一个女儿,老公休假陪了我一个星期。休假期间,老公时常背着我打电话,显然是某个村里有事找他,但他不说,我也不问。我知道,老公心里装着好几个村子。

  女儿出生后,我想第一时间带女儿回邻市的娘家给我父母看看,但老公说那段时间太忙,抽不开身,只能往后推延,结果一直推延到腊月二十八,老公总算是放年假了。那天,我们收拾好行李,正要去等车,不想老公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个村的村民对扶贫物资分配不满,闹到村委去了……老公放下行李,急火火地走了。我等到下午,眼看着末班车已经远去,不由心灰意冷,委屈地哭了起来,不谙世事的女儿也跟着哇哇地哭……老公回到出租房时已是晚上,我们大吵了一架……

  老公陪我回娘家过了年。年后,我心里还生着气,不肯跟老公回他工作的贫困乡。我先在娘家住了几个月,又在婆家住了几个月,等想开了,这才抱着女儿去找老公,此时已是今年的秋末了。

  到了老公的出租房,我发现书桌上叠放着一块红布,拿起来看,是一面锦旗,印着两行烫金大字:“扶贫帮困伸援手,心系农户献真情”。原来,在老公的努力下,几个村子新铺了水泥路,村民们在地里种上百香果、猕猴桃、西红柿和中药材等经济作物。前不久,商贩们开着大货车来了,村民们把农副产品卖掉,收入可观。很快,好几个村的村民给扶贫办送锦旗,其中一块就是送给老公的。

  老公对我说:“亲爱的,村民们走上致富路了,我暂时不忙了,我准备请半个月假,好好陪陪你们娘俩。”我突然觉得感动,我想我能理解老公了,他是伟大的。我对他说:“把锦旗挂起来吧。”

  现在,我很自豪,因为我嫁给了一个扶贫人。

  师傅两口子

      □陈慈林

  参加工作时我刚满16周岁,工作单位在浙皖毗邻的长兴县煤山,离家好几百公里,一年只有一次探亲假,想家想娘也见不着,因此一度我工作非常不安心。

  师傅参加过抗美援朝,回国后驻防湖南某地时,娶了比他小好几岁的妻子。师傅1958年从“大铁路”调到偏僻山沟的煤矿铁路时,师娘也跟到这里做了家属工。

  我学的是电焊工,师傅干活不惜力,带徒弟却是头一遭。他对我说的最多一句话是:“你照着我干好了。”我却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问得急了,师傅就说:“你哪来这么多问题?我师傅就是这样教我的。”这令我很郁闷,私下向领导要求换师傅,领导笑着说:“先将就几天,实在不行再给你换。”没过几个月,我再也不想换师傅了,因为我感受到了师傅两口子父母般的温暖。

  老辈人经常说,当徒弟除了干活,还得讨好师傅:泡茶递烟倒尿壶,什么都得做,否则学不到技术不说,还会被师傅打骂。我师傅却完全相反。浙北的冬天很冷,贪睡的我经常踏着上班铃声进车间,师傅已经搞好了卫生,还把火炉烧得热腾腾,桌子上,一杯茶水温凉适度正可口。有时师傅还会从家里带来几只番薯,放在炉子上烤得香喷喷,给我解馋。

  师傅虽然文化不高,但他一遍遍耐心示范、手把手地教我技术要领。等我能基本独立操作时,他就经常给我当辅助工。一次,他站在铁架下面协助我,电焊火花溅到他身上,把衣服烧了好几个洞,手臂上起了泡。但他一声不吭,等我完成任务后才离开。

  那天一台蒸汽机车清灰箱拉杆断了,需要钻到灰箱里焊接,恰巧师傅感冒发热,领导只能让我硬着头皮顶上去。谁知当我刚准备进灰箱时,在家休息的师傅来了:“这活你没干过,有危险,让我来吧。”

  灰箱潮湿窄小,电焊机的空载电压有七八十伏,换焊条时师傅被感应电麻得直哆嗦,但他却一再拒绝我换着干的要求。半个多小时后完成任务,师傅直接去了卫生室挂盐水,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说过了师傅说师娘。那时我正发育长个子,每月40斤的定粮不够吃,到月底前,我的饭票总要“差”几天,为了省粮食,星期天我干脆就在房间里睡觉了。那天我正赖在床上,师傅的大儿子阿虎敲门了:“哥,妈叫你去我家。”

  师娘端了碗热腾腾的饺子,上面还放着诱人的红辣椒、自己腌制的生姜,馋得我直咽口水,稀里哗啦,一碗饺子就下了肚。从此,每月总有两三天能尝到师娘的手艺,我现在“吃菜怕不辣”,就是师娘烧的湖南菜熏陶的。

  其实师娘家粮食也不宽裕,师傅在房前屋后开垦了一些荒地,下班后种些南瓜、玉米、土豆和番薯,搭配着粮食一起吃。师娘说:“你这么小就远离父母,正在发育可饿不起,万一饿坏了,怎么向你父母交待?”

  在师傅身边的三年半里,我被子脏了、工作服破了,也统统由师娘一条龙服务。现在回想,如果没有堪比母亲的师娘,我个人生活肯定会乱得一团糟。

  在师傅两口子的照料下,我个子长高了,技术也能胜任“单飞”了。三年半后,我作为“技术骨干”从机务段交流到工务段。离开师傅两口子时,我忍了半天,也没忍住眼泪。

  在一线岗位上工作的20多年里,我也带过三个徒弟,我总是学着师傅两口子当年的样子,作为自己带徒弟的“准则”。

  20年前,师傅退休随师娘回湖南老家安度晚年了,算起来如今两位都已经是耄耋老人了,这些年因为忙,与他们的联系不太多,真想有机会去湖南看看师傅两口子。借此短文,我遥祝两位老人家健康长寿。

  一条会叫的松鼠鳜鱼

      □周龙兴

  又是“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时候了。桃花早已花开花落,正是鳜鱼生殖季节。唐代诗人张志和在《渔歌子》(一称《渔父子》)里写道:“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鱼米之乡,河湖纵横,盛产鳜鱼。鳜鱼,又名桂鱼、水豚,俗称鳌花鱼、季花鱼等,属硬骨鱼纲,鲈鱼目鳍科动物,是我国名贵的淡水鱼类之一。在我国各大江河均有出产。它嘴大体扁,皮色青黄而有黑色斑纹,鳞细小而呈圆形,身价颇高,它与黄河鲤鱼、松花江的四鳃鲈鱼、兴凯河的大白鱼齐名。

  鳜鱼肉质细嫩,肥嫩鲜美,是食药兼优的名贵鱼类,有很高的营养和保健价值。

  《开宝本草》赞鳜鱼:“味甘、平,无毒”,又称“主腹内恶血,益气力,令人肥健,去腹内小虫。”清代王士雄的《随息居饮食谱》亦云:“鳜鱼甘平。益脾胃、养血、补虚劳、杀劳虫、消恶心,运饮食、肥健人。故食鳜鱼大有裨益。”

  鳜鱼入馔,由于其肉质丰厚,洁白,细嫩,烹食味如豚,极珍美。无论用于烧、烩、炒、炸、焖、炖、煮、煎、蒸、扒、糖醋、糟熘等诸法,均鲜美非凡,滋味绝佳,难怪美食家苏东坡赞:“席一有鳜鱼,熊掌可舍之”。可见其鳜鱼之味美和名贵。

  “松鼠鳜鱼”是苏杭菜肴中的代表之作,因其菜形酷似松鼠而得名,在海内外久享盛誉。此菜有色有香,有味有形,更让人感兴趣的还有声。当炸好的犹如“松鼠”的鳜鱼上桌时,鱼首微昂,鱼尾高翘,随即浇上热气腾腾的卤汁,立即发出“吱吱”的声音,犹如松鼠在欢鸣一般。有人形象地描绘它是“头昂尾巴翘,色泽逗人笑,形态似松鼠,挂卤吱吱叫”。所以将“松鼠鳜鱼”称作“一条会‘叫’的鱼”。

  我的战友徐奖林是渔民,当兵复员后一直靠捕鱼卖鱼为生。周六的早晨,战友打来电话,说捕到几条大的正宗野鳜鱼,给我留了一条,问我上午有没有时间去拿,顺便去他家吃饭。我回答说,今天休息在家,但上午要在家做中饭,我吃好中饭开车过来拿。吃完中饭,我开车去了奖林家,徐兄泡了杯碧螺春茶,我俩一边喝茶一边回忆起部队的军营生活……

  我提了条大鳜鱼回到家中,已是下午4点过后,就要准备做晚饭的时候了。我看着这条大鳜鱼不知如何下手,站在一旁的妻子说,孙女不是一直想吃你做的“松鼠鳜鱼”吗,你就做吧,再说我也想尝尝你的手艺。

  妻子说话了,又是孙女要吃,不得不做。我先将大鳜鱼剖腹去内脏洗干净。在齐胸鳍处斜切下鳜鱼头,再从鳜鱼头下巴处顺长剖开,用刀面轻轻拍平,做“松鼠鳜鱼”之头部之用。然后,再用刀沿脊骨两侧平片至尾部,鳜鱼尾部要相连,斩去脊骨,片去胸刺。仅取这二片鳜鱼肉,鱼肉面朝上,先直刀切,刀距约1厘米,再斜刀剞,刀距约3厘米,刀深至鱼皮,但不能切破皮,成菱形刀纹,这样烹制后的“松鼠鳜鱼”,茸毛是奓着的,毛茸茸的,才有质感,才能惟妙惟肖。接着用适量料酒、精盐放碗内调匀,抹在鱼头和鱼肉上,再滚上干淀粉。

  接着调糖醋计:取一小碗,放入番茄沙司、鲜汤、绵白糖、白醋、料酒、精盐、湿淀粉搅拌成调味汁。最后,将两片鱼肉翻卷,翘起鱼尾成松鼠形,然后一手拎起鱼颈部,一手用筷子夹住另一头,放入油锅中稍炸成形,炸至呈淡黄色捞起。待油温升至八成热时再放入复炸至呈金黄色,捞出放在盘中,装上鱼头拼成松鼠形。原锅留少许植物油,置旺火上烧热,放入蒜末、笋丁、香菇丁、豌豆炒熟,倒入调味汁,旺火烧浓后,放入熟虾仁炒匀,再淋上植物油和麻油,起锅浇在松鼠鳜鱼身上,此道佳肴便画上圆满的句号。

  妻子从我开始烧看到结束,见到如此漂亮的美食,认为欣赏美食的制作过程也是一种艺术享受。她将“松鼠鳜鱼”端上餐桌,先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然后再去叫孙女、儿子、儿媳来吃晚饭。一家人其乐融融,围桌而坐。尤其看到“松鼠鳜鱼”,吃情高涨,谁也不言语,只是筷来箸往,大快朵颐。弹指之间,盘已见底,就连卤汁,也点滴不剩……

  灿烂的豌豆花

      □崔嵘

  春天是花的海洋,穿越在阡陌间,到处飘散着一股股清香。随着彩蝶的翩翩起舞和蜜蜂的嗡嗡吟唱,我走近绿莹莹的麦地,发现很多清新淡雅的豌豆花。

  一朵朵豌豆花,带着与生俱来的自足,和着悠缓的节拍,向着春天翩翩起舞……

  豌豆花十分娇小柔弱,它们伸着细嫩的脖子,或羞涩、或谦卑、或忍让地掩隐在那青翠盎然的叶丛中。

  豌豆花在人们眼里仅是一朵豆花,家世低微,小家碧玉的身子很不打眼。但它也不气馁,不和那些观赏花卉争宠夺爱,却守着本分,费点心思,想点花招,以花姿取胜,来个“离瓣”造型:以小的两片拼成头巾,向下,遮掩羞态;以大的两片缝成罗裙,向上,翻成蝴蝶状,而那细细的花纹有些似孔雀的羽毛……

  也许“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的造型,让人没法不记住它。不然,它怎么可能开在邮票上呢?马绍尔群岛邮政一套“每月一花”的邮票,就是从万花丛中选那么12朵。想想,花中选花,是件多么举棋不定的事,其中有几多不舍弃。能称花,就无其丑态。那真是千挑万选,千里万里挑一。也许这中间是安徒生的《豌豆公主》在推波助澜吧。那个童话里有着娇嫩肌肤的公主,谁想起都会心生怜爱。豌豆花也就在这当口脱颖而出,成了四月里最幸运的花朵,与玫瑰、菊花、紫罗兰等名花一起登上大雅之堂。

  其实,这并不是外国人的审美与我们不同,即使于我,也会投其一票。豌豆开花,童年的我总会牵惹起一种似有若无的期待。那当然不单单是因为这花的美,还有在开过不久,鲜嫩佳美的嫩豌豆就在荚里出生了,饥饿着的我们就可以美美地吃到那甜甜的豌豆荚。

  豌豆青嫩的时间很短很短,只有那么几天。几天后它就变黄了,黄了就快老了。这时候我们就要赶紧把它摘下来,带回家,奶奶会用线把它们串起来放进粥锅里。粥煮好了,一串青豌豆也熟了,这时候你把豌豆剥开来,弥漫的香气直往你鼻孔里钻,同时弥漫的还有麦田里的阳光、微微的南风和甜甜的水气。

  豌豆结荚时很美,翠绿翠绿的;成熟时很饱满,豆粒滚圆滚圆。若将那黄白、绿、红、玫瑰、褐、黑等颜色的豆粒混堆在一起,那简直就像一堆未穿成串的五颜六色珠玉——那是豌豆花用丰硕的果实来报答辛勤培育它们的农人啊。

  也许它常度人于饥饿之中,与农人关系密切的缘故吧,在我们家乡,它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安豆,意思是说有它即可平安,吃它即可平安。想想也是,即使今天,生活条件改善了,豌豆头、新鲜的豌豆荚一年四季都受欢迎,豌豆粉可做出许多种人们喜爱的菜肴,平时甚至有很多人还喜欢用圆圆的豌豆粒作点缀、润色,夸张厨艺,增强人食欲感。名中医说,豌豆味甘、性平,归脾、胃经,主治脚气、痈肿、乳汁不通、脾胃不适、呃逆呕吐、心腹胀痛、口渴泄痢等病症,茎叶能清凉解暑。难怪周公解梦说,梦见豌豆祥瑞;农民梦见豌豆,庄稼会获丰收;梦见吃豌豆,是好兆头,人身体强壮。

  靠着身边两朵花,一朵红色,一朵白色,让我又想到了另一种颜色——粉红。豌豆花是封闭的,所以在正常情况下,红色的花结出的种子种下去仍开红花,白色的花结出的种子仍开白花,可红色、白色,杂交后开出的花就不再单单是红色与白色了,除了会按比例出现红色与白色之外,还会增加一种中间形状的粉红色。遗传学家孟德尔通过杂交实验和细心观察,得出了相对性状中的显性、隐性、遗传、变异,使之成为遗传学的原理。

  光阴似箭,上苍给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无论多么卑微,都要像豌豆花一样,不仅好好地活着,还要美丽灿烂一场!


  主办

  江干区人文钱塘

  文化传播促进会

  投稿邮箱:272813349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