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文化

2019-04-23

分享到:

乡土文化

  蚕豆

  □章桂云

  雨过天晴。三月的江南走过潮湿覆盖的阴霾,花红柳绿的娇媚在阳光下次第打开。

  我站在久违的乡野田垄上,四周是油菜花开的大片明黄,热烈、灿烂。空中远近间杂着两种声音:一是近在耳旁嗡嗡嘈杂的蜂鸣,一是远山松柏间嘤嘤婉转的鸟啼。这一近一远的声音交替错杂,宛如高低音的合奏,用声音构筑了乡野的和谐气象。

  在油菜花开的盛景之下,窄窄的田垄之上躲着一排排蚕豆苗,它长得不够高大,开着淡紫的花,黑色的花蕊还一个个娇羞地朝下。与油菜花的灿烂相比,它是那样的低调,沉默而安静。

  我喜欢蚕豆,从种下它的那一刻起。它敦实的身子,没有豌豆那样的圆润;当它长高时,也总是保持着昂然的姿态,稳重而纯朴的样子,不像豌豆苗,一旦进了开花的季节,就等不及藤藤蔓蔓了起来,显出缠绵的习性。

  小时候,不等花开蒂落,我们想俘获蚕豆的心情就有点急不可耐了。上学途中总忍不住驻足观察一下蚕豆生长的热闹,摸摸那瘪瘪的豆荚,期望它早点鼓胀起来。

  可是成长的过程总是漫长的,而我们的年龄决定了我们的期待不可能维持那样的久长。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只顾得上下学在田垄上的打打闹闹,不再关心蚕豆的生长,它被归还给田园,成为被我们忽略的风景。

  但是,这世间的许多奇妙之处都成于不经意间的发现。仿佛是一夜之间,蚕豆荚悄悄在叶子底下成熟了自己的身子。当我们翻开蚕豆叶,看到那一排排鼓囊囊的豆荚时,欢呼声震颤了整条田垄。我们都是促狭鬼,也是破坏者。这种小孩子的心性在对待蚕豆的问题上袒露无疑。我们从不摘自家地里的蚕豆,那多少缺乏了刺激感。我们专挑路边长势好的蚕豆下手,用手一捋就是一大把,揣在书包里。若是被发现了,也顶多被主人呵斥几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他们作势要追打过来,我们也只嘻嘻哈哈地跑开。因为,蚕豆在乡亲们眼里实在算不上金贵的东西。

  回到家剥开豆荚,蚕豆饱满青绿的身子就露了出来,拿根缝衣针穿上白线,将这些蚕豆一个个串起来,最后将首尾打上结,一串绿色的佛珠就这样做好了。等妈妈煮粥的心情是焦灼的,趁势将蚕豆串丢到锅里,从没有这样老实地呆在锅台边,眼巴巴等锅里的水开。实在猴急的时候,就掀开锅盖看看咕噜有没有冒上来,一来二去,反而消耗了许多热量,耽误了粥滚开的时间,还白费了一些柴火,免不了要遭到母亲的诸如“饿死鬼”“馋猫”之类的责骂。但忍性也是极强的,偶尔母亲的刮栗子磕到头上,也只默默抚摩着退后几步,待疼感消失了又巴到锅台边来。水汽终于顶开了锅盖,欢呼压抑在嗓子里终究没有冒出来。这时候的母亲也是仁慈的,替我们将蚕豆打捞上来,冷却,青绿的蚕豆颜色变成灰绿。我们从不在乎它好不好看,趁它还没凉透就拽下一个先丢到嘴里,粉粉的、嫩嫩的,一股清香渗进了心里,成为久久不泯的童年记忆。

  蚕豆就这样从成熟的那一天起即成为我们口中的美味。趁它还嫩的时候,从头里揭开它的外衣,在底部用力一挤,蚕豆碧绿的肉身就滑落到了盘子里,母亲将它或清炒鸡蛋,或荤炒肉片,都是惹人掉口水的上等菜。当然,我们还有自己的玩法。在挤蚕豆的时候尽量不要破坏完好的外衣,等蚕豆剥好后,再将外衣套在十个手指上自我炫耀,虽比不得现代的美甲技术,倒也颇具创意的乐趣,合乎现代美的理念:绿色、纯天然。

  用不了多久,菜市上就会出现成堆的蚕豆荚了,我对蚕豆的期待已经变得越来越从容。这当然与年纪的增长有关,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吃蚕豆的兴趣正在慢慢褪减。我常常迷惑,是日子过得好了,口味刁了,还是蚕豆的基因变了,味道差了。为什么不论我怎么变着花样炮制蚕豆的吃法,就是吃不出童年时那个味儿来呢?

  二十四节气与农耕文化

  □黄寿波

  公元2016年11月30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1届常委会通过审议,批准中国的“二十四节气”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被誉为“中国第五大发明”的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我特别高兴,因为我在高校中是从事农业气象教研的,二十四节气称得上我国古代第一本介绍农业气象的专著。下面谈谈二十四节气与农耕文化的关系。

  二十四节气的由来

  二十四节气是指中国农历中表示季节变化的24个特定节令,是根据地球在黄道(地球环绕太阳公转的轨道)上的位置的变化而制定的,每一个分别于太阳在黄道上每运动15度所达到的位置,取一个专有名词,叫节气,共24个,叫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又可分为12个“节气”(上半月)和12个“中气”(下半月),一一相间。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和日期,可用下面这首诗歌表示出来。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毎月两节日期定,

  最多相差一两天,

  上半年来六廿一,

  下半年来八廿三。

  前4句28个字,是二十四节气名字的简称,它凝聚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智慧结晶,也是中国农业文明的一种高度概括。后4句28个字,说出了节气的日期。因二十四节气反映的是太阳的周年运动,所以在公历上的日期是固定的,上半年节气在6日,中气在21日;下半年节气在8日,中气在23日,最多相差一两天。

  节气的名称,最早出现在殷商时代,到西汉,二十四节气已经完备了,至今已有2300多年的历史。随着中国历法的外传,二十四节气已流传到世界各地。

  二十四节气与农事

  二十四节气是对中国历法的独特创造。几千年来,对中国农牧业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影响着千家万户的衣食住行。由于历史上我国的重要政治、经济、文化和农业活动中心,多集中在黄河流域中原地区,因此,二十四节气主要是根据这一带的气候、农业、物候建立起来的。

  二十四节气有的是反映季节的,有的是反映气候的,有的是反映物候的。反映季节的有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共8个节气。这8个节气是最重要的节气,表示季节的转换,并清楚地划出一年四季。

  反映气候的节气分为两类,一类是反映热量(气温)状况的,共有5个节气,即小暑、大暑、处暑、小寒、大寒。另一类是反映降水现象的,有雨水、谷雨、小雪、大雪4个节气。反眏水汽凝结、凝华现象的有白露、寒露、霜降3个节气。

  反映物候现象的有小满、芒种、惊蛰、清明4个节气。

  二十四节气反映了一年中季节转换和温度、 雨水的变化,因此,与农事活动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国古代劳动人民为了获得农业丰收,积累了丰富的农业气象经验,他们利用二十四节气来抢农时、安排农活、进行播种、收获及田间管理,至今仍为农民所喜用。这充分反映在“农谚”上。例如,浙江有下列农谚:“春分下谷,谷雨插秧”(早稻),“寒露早,立冬迟,霜降种麦正当时”(冬小麦),“夏至杨梅满山红,“小暑杨梅要出虫”(杨梅采收),“惊蛰前挖金,春分后挖银”(茶园春耕),“清明茶叶是个宝,立夏茶叶变成草,谷雨茶叶刚刚好”(茶叶采摘)。以上农谚至今仍被农民喜用。

  二十四节气与农耕文化

  农耕文化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它是一种既有别于现代工业文明,又有别于古代游牧文化和航海文化,而以种植业为轴心的文化总称,包括与种植业生产方式相联系的科学技术、教育、法规制度、节日习俗、民歌戏剧、农谚、舞蹈诗歌和饮食文化。农耕文化是人类社会由蒙眜向文明发展的基础,是人类摆脱纯粹依赖自然生存,走向按自己的意愿生活的起点,同时也是通向现代文明的桥梁。

  二十四节气作为中国人特有的时间体系,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是中华民族文化认同的共同载体,这是它能申遗成功的根本原因。

  二十四节气的影响,不限于农事耕作,而是全面地渗透进我们的日常生活,例如,很多地方的百姓会按照“小雪腌菜,大雪腌肉”来安排自己的生活物资。又比如清明吃青团,立秋吃西瓜的风俗依旧流行。冬至节,有的地区吃麻糍粽子,有的地区吃汤圆水饺,虽然因饮食习惯而不同,但都称“节气食品”。清明扫墓,冬至祭祖,成了各族中国人的习俗。这些继承、传播和弘扬了的传统文化,增加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感。

  二十四节气的农耕文化还反映在大量诗歌、对联、农谚、童谣等方面。如:“气候农事诗”“七十二候诗”“二十四番花信风”“二十四节气诗歌”“清明节气弹词”“节气百子歌”和大量的对联、农谚、童谣上。有一副对联是:“二月春分,八月秋分,昼夜不长不短;三年一闰,五年再闰,阴阳无差无错。”很有韵味,也很准确。

  早在上世纪60年代上中期,我在原浙农大为茶学专业本科生讲授《农业气象学》,我将“二十四节气速记诗”填写在由王玉西先生作曲的“社员都是向阳好”歌曲上,每人打印一份,让他们歌唱,同学们边唱边记,很快就把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和日期记牢了。可见,农林高校的农业气象教师,对二十四节气是很重视的。本人一生第一篇科普作品的题目是“略谈二十四节气”发表在1961年1月19日《浙江日报》上。

  这里谈谈什么是“二十四番花信风”?俗话说“花木管农时,鸟鸣报农事”,自然界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都是按照一定的季节时令活动的,其活动与天气变化信息相关,它们的活动是季节的标志。人们将24候(每5日为1候,从小寒到谷雨共8个节气24候),每1候内开花的植物中挑选一种花期最准确的植物为代表,叫做这1候中的花信风。二十四番花信风,不仅反映了花开与时令的自然现象,更重要的是当时的农民百姓,已经利用这种自然现象来掌握农时安排和农事活动。

  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同时也充分体现了中国人尊重自然、顺应自然规律和适应可持续发展的理念,这与我们现在极力提倡的重视自然规律、保护生态环境、追求可持续发展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时至今日,二十四节气仍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和价值。

  找春天

  □乔钟

  上个周五,女儿从晚托班回来,愁眉苦脸的,非常烦恼。问她怎么了,这个二年级的小姑娘撅着嘴巴摊开了家校联系本。我一看,原来是还有一篇作文没有完成。每个周末,语文老师都会布置一篇作文,这周的主题是“找春天”。

  “其他作业并不多,为什么不在晚托班写好呢?”我问她。

  “老师说了,一定要到外面去找,我还没有出门呢,怎么找得到春天?”女儿瞪着圆圆的眼睛一本正经地争辩道。

  那么,我们要去哪里找春天呢?植物园?太子湾?运河?还是西湖呢?亦或去浙大或中国美术学院也是很不错的选择?杭州这块宝地风景如画处随手便可拈来。但是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绵绵不绝的雨声,看看阳台上挨挨挤挤的衣物,这无穷无尽的雨天啊,真是令人郁闷!想到要冒着雨出门,得在雨水中找车位,还得担心又多出好几件洗了却干不了的衣服……在这种阴雨绵绵的天气中,步入中年的我多么希望能泡杯热茶,一整天就躲在干燥温暖的空调房里啊!

  看见我兴致惨淡的样子,女儿又转移目标去缠着她老爸。

  “杭州哪里有春天,一年到头除了冬季就是夏季,现在还多了个雨季。你就这样写,我找呀找,找呀找,发现杭州没有春天,就行了。”这可把她气得不行,直接骑在爸爸的背上生气地挥舞着小拳头。

  话虽这么说,可是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是得认认真真去完成。我们肯定老师的良苦用心,让孩子接触自然,学会观察与实践,是一件受益良多的好事。但是看着一周都是雨水涟涟的天气预报,我们到底去哪里才能既不费力地找到春天又可以度过一个轻松有趣的周末呢?

  我突发奇想,春天不仅仅有鲜花盛开,百草争绿,还有各种各样的蔬果瓜菜啊!春天在哪里?春天也在菜市场里啊!小时候,妈妈总是在初春砍荠菜,夏至摘甜瓜,秋分卸白梨,冬雪里煨一锅红白萝卜。一年四季,就在厨房里,一篮篮食材里,一盘盘家常菜中。

  第二天,我们一家三口起了个早,八点多就来到了离小区最近的菜市场。这里多是年过半百的爷爷奶奶辈,他们提着帆布袋,赶着清晨的新鲜空气,仔仔细细挑选着一天的食材。可是一圈绕下来,我们有些失望地发现,从鲜红的胡萝卜到活蹦乱跳的草鱼,随着现代农业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几乎一年到头都能吃到各种各样的蔬菜,就连我自己,也有些难以辨认时令蔬果了。找呀找,找呀找,春天在哪里呢?

  女儿原本的好奇心也顿时减弱了不少。原以为妈妈在菜市场里找春天的点子新颖得不得了,可原来妈妈也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人。正发愁着,忽然,市场边上有一个摆摊的老爷爷叫住了我们。

  “来点儿春笋吧,白嫩白嫩的,好吃着呢!”

  我们低头一看,绿色的麻袋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好几个小堆的竹笋。竹笋外头脏的壳被扒了几层,露出褐黄色的微微长着小绒毛的内壳。笋尖儿上的壳被处理得最干净,仿佛故意要露出她乳白色的尖嘴儿似的,一层一层的笋节处微微泛着鹅黄色。如果仔细地去观察这些小东西,就会发现他们真像一个个长裙曳地,香肩半露的少女啊!老爷爷看我们驻足,似乎有买的心思,就更加热络地向我们介绍:“左边白胖弯弯的是冬笋,右边金黄粗大的是春笋。买几个吧,大人吃笋清热化痰,小孩吃笋耳聪目明的啊!”

  我们这样蹲着细细看着,交谈着,还引来了不少路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也忍不住摸一摸、看一看。看到女儿脸上又是专注又是高兴的表情,我也买了几斤笋回家。

  中午,孩子剥笋,我们俩下厨。老公用肥厚切块的春笋红烧五花肉,一盆金黄,满室飘香。我把冬笋洗净切成细片,锅里开水煮沸,倒入笋片,几分钟后滴入两三滴白醋,加少许盐和白糖,关火,出锅。这是小时候妈妈常做的春菜。洁白的笋片静静地沉醉在清汤之中,干净简单却又意蕴深长。亦如四季轮回,春夏秋冬,一字一划,变幻万千。春归何处?一食一物而已。

  笋是竹的前身。前者一身低调,积厚薄发,砥破樊笼,破土而出;后者昂首挺胸,卓尔善群,直指云霄。这桌头报春的使者,真是可爱又可敬。

  晚上,小家伙把作文本摊在餐桌上,她说:“春天来到了,冬笋用力地顶破泥土,探出头来后就变成了春笋,那是春天的小手吧!春天在菜市场里,春天在我们的餐桌上,春天被我们吃到了肚子里。”

  主办

  江干区人文钱塘

  文化传播促进会

  投稿邮箱:272813349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