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灯谜乐

2019-02-01

分享到:

  我玩赏灯谜已有二十多年的时间了。灯谜是我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千百年来深受广大群众的喜爱。早在南宋时,杭州就是灯谜最盛行的城市,因此杭州在全国还有一个雅号——灯谜之乡。灯谜可谓是世上最短小的文艺作品,是百科知识的万花筒,是喜闻乐见的生活大典。精巧、新颖、乐趣是灯谜的雪浪花。灯谜包罗万象,凡天文地理、外交内务、政治经济、诗词歌赋、鸟鱼花虫乃至俗语民谚,皆可入谜。灯朦胧、谜朦胧、灯谜朦胧,变幻无穷。

  有一段时间,凡杭州市举办灯谜竞猜活动,我都欣然前往。挤在熙熙攘攘的猜谜人群中,望着悬挂着的一条条谜笺,我寻寻觅觅、推敲思索,别有一番“谜”味在心头。猜谜好比探访桃花源,初看谜时,山重水复疑无路;缘溪而上,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自得一番情趣;一入洞口,豁然开朗,柳暗花明,心田怡然自得。那“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谜底’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快意,真是其乐无穷。

  我更钟情于创作谜。因了汉词语可塑的多义性,我变着法儿“强词夺理、巧解妙释”,给某些词语派生出辞书上永远翻不到的“别解义项”来。我常把眼前的事和物与“谜”联系起来。逛街看到老字号店牌:“老大房”“毛源昌”,就制作“船长室”“六畜兴旺”的谜面来扣合;看到西湖的荷花“接天莲叶无穷碧”,就想到猜四国家的简称“日、中、荷、美”,很切题;古诗《早梅》中“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的意境隽永优美,觉得配上猜食品二的谜底:话梅、花生,真是天衣无缝;用谜面“春色满园关不住”猜四字新流行语“对外开放”,谜趣甚浓;用社区曾搞过的“平改坡”做谜面,可猜“伞”字,亦味道很好;为悼念本省著名老诗人汪静之仙逝,我谋面:“长河落日圆”猜之,以寄托哀思;当大哥大进入我们的生活,我就作谜面:孔融让梨;当读到山盟海誓、柔情蜜意的古诗句“枕边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时,我就配了带怒气冲冲味道的五字俗语的谜底:“跟你没个完”扣之,颇有幽默风趣味;国庆佳节里,我为“海外赤子思念祖国”的贺辞巧妙地配上四部电影片名的长谜底:《远方》《人生》《家》《乡情》。当“中国梦”成为热词时,我配谜面“玉林缀夕阳”扣合,简约甚妙;我又作谜面“日暮桥畔柳初生”猜“梦”字。近年来,我精心创作了三百余则谜作,相继在《羊城晚报》《新民晚报》《北京晚报》《杭州日报》《钱江晚报》《中华谜报》等报刊发表,有的谜作还被资深谜家评为佳谜,上了谜书,受到谜友们的好评。

  每逢喜庆佳节,我还协助社区举办灯谜竞猜活动,宣传讲解灯谜知识。2013年,在江干区文化中心一楼大厅举办的“金蛇舞钱塘 和谐满江干”元宵灯谜竞猜会,我精心制作了500余则灯谜,紧扣时事、社会风情及江干区情,被领导和读者称赞“很接地气、质量上乘,是最热闹、最有灯谜趣味的一次”。那天,猜谜者人流如潮、盛况空前,现场刮起了智慧的头脑风暴。灯谜受到群众欢迎认可,置身现场我暖意盈怀。猜灯谜是一项文明高尚、健康有益的文化活动,它寓教育于娱乐之中,增知识于谈笑之间,长智慧于课堂之外。灯谜是“海”,作谜的、猜谜的都仿佛来到知识的海滩上,翻开沙石、追逐浪花,俯身捡拾着一枚枚智慧的贝壳,不亦快哉乐哉!每每赏析一则佳谜,我都拍案叫绝,味道好极了。玩灯谜于我犹如人生旅途劳顿中的小憩,似在做“脑保健操”,开阔了我的视野,养成了“多向思维”的习惯,其趣浓浓,其乐融融。

  新春灯谜乐 □孙炳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