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柴棍下的大世界

——记丁兰民间手艺人倪鑫元

2018-09-11

分享到:

  李羚子 禹璐报道 有人说,持续做一件事,坚持一万小时,也就是大约5年时间,就能把这件事做到极致。

  那么,如果是20年呢?

  家住丁兰街道蕙兰社区的倪鑫元今年73岁。他用20年时间,把一项业余爱好变成了一门令人惊叹的手艺。而且,只用了一种材料——火柴棍,那种3厘米长、几毫米宽,已经很难在市面上找到的火柴棍。

  火柴“造楼” 源于感情

  老倪从卧室搬出了个大家伙——约一米高的岳阳楼模型,除了底座是平整的三合板,从柱子、门窗到飞檐、屋顶,全用一根根火柴棍搭建而成。

  这是老倪刚刚完成的作品,耗时一年多,用掉的火柴棍数量,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反正是我做过体积最大、最复杂的。”

  为了这座微缩版的岳阳楼,老倪专程三上湖北,拍了无数照片,还多次劳烦湖北同学补拍细节。

  “要做就做到最好嘛!”老倪这脾气让老伴陈洁都觉得佩服,“这种精神,我服的。”

  从20年前的第一个作品“杭州火车站”到“岳阳楼”,老倪平均一年出一个作品,其他还包括“西湖老十景”“雷锋塔”等。

  用火柴棍“造楼”,一般人还真想不到。说起当年灵感,老倪眯眼笑了。

  这与老倪夫妇俩的经历有关,总的来说:是因为一个“情”字。

  老倪两口子打小认识,还是邻居,双方父母又都是杭州老城站里的铁路系统职工,成年后双双去了新疆石河子支边,落实政策返城后,齐齐顶了父母的班,进了老城站工作,一干就是30年,直至退休。

  “我们对老城站有感情,”老倪说,“不是一般的感情。既有父辈的因素,也有自己的成长、婚姻、职业因素,大半人生都与老城站有关。”

  所以,当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听说老城站要拆建时,老倪长吁短叹,总想着应该要用某种特殊的方式,纪念或者留住老城站的模样。

  思前想后,他想到了用火柴棍搭建老城站模型,没想到用了他两年多的时间,更没想到,火柴棍老城站模型做出来后,不但受到了各家媒体的专访报道,还得到了国家、省市领导人和外国友人的接见。

  独创手艺 精于坚持

  用火柴搭模型,也不是“无中生有”,老倪还有个坚持了数十年的爱好——集火花。所谓火花,就是火柴盒上的包装纸,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20年前,他的火花藏品就达到了万余件。

  收集火花,火柴没用场,烧火抽烟用不了那么多,老倪又有舍不得扔东西的“毛病”,家里就堆着成千上万的火柴。

  一天,老倪捏着火柴突发奇想,火柴棍虽小,尺寸却是统一的,而且呈四方形,叠加起来用胶水可沾成条或块状,打磨就成圆柱体了,“这不就可以废物利用,搭模型了嘛。”

  老倪在新疆学过建筑,会画图纸,会木工,又当过高中数学几何老师,了解搭建模型所需的比例、线条、结构知识,及木材加工、工具使用等技术,所以虽是模型,可全是按照严格的实物比例和严谨的架构搭建的。

  可真正上手了,还是难的。首先是工艺上的,火柴棍细小,木质偏软,稍不留意就断了;还有时间精力上的,活细、耗时,全靠耐力耐心,火车站工作三班倒,只能挤占有限的休息时间。

  一度,老伴有怨言,一半是心疼,工作这么累了,不休息还熬夜研究这玩意;一半是嫌吵,特别是深夜里,“窸窸窣窣的,听着烦,睡不着。”

  不过,等东西真做出来了,陈阿姨又打心眼里佩服丈夫,“这么精致,外观上和老城站一模一样啊!”

  老城站模型“一鸣惊人”后,老倪劲头足了,一口气将“老西湖十景”模型给做了出来,甚至研发出了新做法,用棒冰棍做了一艘帆船模型。老倪还自己设计、制作了一套工具,仅各类微型刀具,就有将近30种。

  此时的老倪,算是开宗立派,独创了一项手艺,“全国、全世界不敢说,可在杭州,火柴做建筑模型,我独一家。”

  等到2006年,家安在蕙兰社区后,老倪渐渐发现一个问题,杭州火柴越来越难买了,有段时间,要远赴安徽采购。后来,杭州火柴厂厂长慕名拜访,赠送了两大箱子没装头的火柴棍,数量多到“这辈子都用不完”,同时,也免去了麻烦的泡水、去头的第一道工序。

  原材料不愁,又退休了,时间很充裕,可毕竟年纪大了,老花也越来越厉害,再也不能熬夜。即便如此,20年如一日的习惯,老倪雷打不动,坚持到今天。每天一早吃完早饭遛一圈后,就在楼道口的简易工作台上磨火柴棍,而且四五个小时全程站立。

  后来,社区所在的丁兰街道听说老倪这项手艺后,专门帮他成立了工作室。老倪挺感激,不过在他看来,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接班人,“我73了,还能干几年,现在有传人就好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