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御道

2018-04-13

分享到:

乡土御道

  投稿邮箱:2728133490@qq.com

  主办

  江干区人文钱塘

  文化传播促进会

  御道地名故事多

  □鲍王平

  御道这边有句老话:符家道地,高家墙门,徐家房子。这句话的本意是指原先最早在御道这边落脚定居的三户大家族的各类建筑特色。

  符家道地

  明朝以前,备塘路以南一带都是滩涂,每逢涨潮,潮水便淹没了这块滩涂,潮水一退,滩涂便露出地面,由于不稳定,这带没有人耕种、居住。明末清初,随着清政府对钱塘江海塘的重视,特别是范公塘的修筑,促使四堡御道这一带的土地淤积稳定起来,可以耕种了。

  最早来到这里落脚的应该算是符家。因战乱从北方逃难而来,到这里建房落户、繁衍生息,逐渐人丁兴旺,整个家族也慢慢壮大起来。老底子看一户人家或者一个家族的规模,就要看这户人家的道地大不大。家门口的道地在江南这一带乡村是十分看重的:一来道地大,说明这户人家或家族比较富裕;二来是农业生产的需要,道地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如晒稻谷、药材、蔬菜等;再一方面,道地是每家每户祭祀或红白喜事举行宴会的重要场地,是办场头的地方。而符家道地与其他独立独户的小道地不同,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几乎所有符姓同族共用一块道地,因此形成了远近闻名的符家道地。符家道地有多大呢?打开《1931—1934杭州都图地图集》,符家道地这块地方贯穿了半个御道村。据符家后人,原御道社区主任符天法回忆:解放后土地改革,全民选举,开村民大会,村里放露天电影,都是在符家道地,符家本族如有大小事宜,都是在道地上举行的,差不多成了御道村的中心。

  高家墙门

  墙门住宅是杭州一带的一种建筑风格,御道高家墙门采用传统的坐北朝南建屋风俗,使整座建筑有充分的向阳取暖条件。杭谚云“有钱不住东西屋,冬不暖来夏不凉。”高家族人也与符家有相似情况,在御道落脚。当时的高家人,没有钱造房子,只能搭草舍,草舍一不抗风、二不防火。一次意外的火灾,导致高家好几间草舍被大火无情烧毁。那次火灾没有让高家对生活失去信心,反而激发了他们创业的动力。经过几年的努力,高家人终于造出了一间间漂亮的房屋。一次,高家先人去城里办事,发现一处火灾后的现场,和他家房屋一样的建筑样式。而在这间被烧毁的房屋边上耸立着一座高高的墙门,却安然无恙。这墙门不仅能冬暖夏凉,还能防火,这给了他很大启发,随后,高家先人便在自家房屋边上,造起了墙门。高家墙门就此传开了。

  徐家房子

  再来说徐家的先人,因为塌江,从对岸的萧山南阳逃难至此。在御道落脚后,开垦海滩、种桑养蚕、种植棉花、纺纱织布,通过这样的辛勤劳作,徐家人慢慢地发家致富起来。御道老底子有个御道口,是当时御道中心地带。徐家先人看中了这个地段,在御道口建造了一座很气派的大宅院,占地面积有两三亩,白墙黑瓦,雕花门窗,房子的结构也很讲究,北面二层楼,东西有厢房,四面有回廊,中间有大、小天井,像徽派建筑的四合院。整个大院的天井和走廊地坪铺着青石板,都是通过钱塘江水路运来的,再用独轮车载到四堡,当时运费就花费了不少银元。可以想象,当时造这座徽派风格的四合院没有相当的经济实力是不可能的。当时,这个大宅院很有名气,人称“徐家宅子”,成了御道的地标建筑。

  如今的御道,这一带高楼林立,我们回迁小区环境优美,景观别致。御道人都已住进了南北通透的一线江景房,过着让城里人羡慕不已的品质生活。

  以前,钱江二桥与杭海路交叉的地方,统统称之为“四堡”。

  早先,说起四堡,人们就会想起一个人——堡房阿土。阿土其实姓陆,但因他生在堡房,长在堡房,也就自然而然成了堡房阿土,一直到他儿子拆掉了钱江海塘上最后一座堡房,在原地址上建造了楼房。迁入新居之后,人们还是习惯叫他堡房阿土。兴许这是后人对堡房和堡房人的一种怀念吧!

  杭州清泰门外的杭海路,是在原来钱塘江堤塘的基础上修起来的,所以线路走向始终是沿江而走。现在的南肖埠、翁家埠等其实都是当年的船埠头,那时候朝廷腐败,钱塘江受潮水冲击,水患不断,经常江水泛滥,堤塘冲毁,老百姓吃尽了水灾的苦头。为了免遭水灾,同时对钱塘江的水情能有所了解,于是当地百姓捐资出力修起了一座座堡房,一旦发生塌江,塌堤时会有人报信。这堡房从清泰门外的观音塘往东,每隔三里左右就修一座,一直到海宁盐官,共建了三十六座堡房,它们有点像长城上的烽火台,一座接一座。根据堡房的位置,于是就有了一堡、二堡、三堡、四堡……直到盐官的三十三堡,这就是钱塘江三十三堡的由来。

  堡房成了守江的哨所,有人常年住在堡房内,守堤护江,一旦发生险情,就敲起锣鼓,吹起海螺。通知堤内乡亲,这样一堡一堡地传过去。瞬时间,整条江边的乡亲都做好了防灾的准备,年复一年,代复一代,堡房作为钱塘江的守护神,是着实为沿岸百姓立下汗马功劳的。

  解放后,钱塘江水害得到了彻底根治,堡房的功能也随之消失。现在的年轻人恐怕也不清楚这些典故了,四堡的堡房因紧靠钱塘江工务所,保留时间也最长,直到七十年代末才拆除。如今堡房阿土辞世已有数十年,堡房的影子在人们的记忆中也逐渐消逝,但这位老人为守护江堤所付出的辛劳是我们后人不能忘记的。

  □章宝兴

  堡房忆旧

  社区拆迁已多年,回迁房已经造好了,不少居民迫不及待地到造好的新居“踩点”。看了之后都说这回迁小区像城里的高端公寓,环境很不错,最吸引人们眼球的还是小区前的一条景观河。有位老先生写了一首打油诗:

  景观河岸景致好,隔枝杨柳隔枝桃;

  游步道边美人靠,青绿草皮杜鹃红;

  假山叠得玲珑巧,石缝中有蛐蛐叫;

  田鸡扑通水中跳,鲳鱼射箭忙逃掉。

  打油诗真实地描写了景观河的田园风光,读起来回味无穷,可见居民们对新的家园是很称赞的。我站在新建的御道桥边,放眼望去,觉得再过几年时间,这条景观河完全可以与城里的中河、东河相媲美。而且景观河里有田鸡,有蛐蛐,还有成群的鲳鲦鱼和活蹦乱跳的虾儿,充满了野趣。漫步在风光秀丽的景观河边,感慨万千,其实这条河的历史并不长远,不过开挖时我还没有出生呢。

  对于这条河道,《钱塘拾遗》中曾有段较为详细的记载:1953年杭州发生了一场罕见的大旱灾,江干区一带的农村受灾情况特别严重,经济损失巨大,而造成这严重后果的根本原因之一,是当年这地区缺少一条可供农业灌溉的水源河道。灾害过后,从上到下痛定思痛,经过再三筹划,上级决定在沿海塘北侧开挖一条既能灌溉,又能排涝的河道,西起二堡,东至九堡三角村。在这个计划的安排下,于1956年7月30日正式动工开挖。在开挖的过程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到1957年底终于完成了从二堡到七堡的新开河东段,为后来的农业排灌和水利发挥了很大作用。

  在新开河边长大的我,小时候常在新开河边转悠。春天,当大麦抽穗时,我们去新开河里钓虾,俗称“钓麦头虾”。钓麦头虾的工具很简单,只要一根小竹竿,系着一段棉纱线,用大头针弯一下,穿上蚯蚓就可以钓虾了。别看这渔具简陋,一个上午的时间,却能钓起很大的一盘虾,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钓上几条鲫鱼呢,它们成了家中餐桌上正宗的野生河鲜。后来钓到鱼虾就舍不得吃了,拿到彭埠老街上卖掉,换回花花绿绿的钞票,交给父母亲,他们会高兴好几天呢。

  夏天,跟着伙伴们光着屁股在新开河里玩“打水仗”,学狗刨式游泳,还学会了在水中躲猛子,潜水走路,摸虾抓鱼。新开河成了孩儿的乐园。

  秋天,生产队在河道里浸络麻,到了深秋,络麻发酵了,河水会变成淡淡的黑色,产生各种异味,这时河中的鱼都会浮头。每年到了深秋季节,在河中抓浮头鱼是一大乐事。

  冬天,西北风呼呼吹响的时节,在新开河边的河埂上,等到夜深人静,就能听到“唧唧”的螃蟹叫声。“北风响,蟹脚痒”,用手电筒一照,就能捉大螃蟹,有时还会踩到缩着头,卧在地上的甲鱼呢。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新开河变了,河水由清变浑、由浑变臭,渐渐地,新开河河床增高,河中蔓延着水草、水葫芦,昔日的新开河成了“龙须沟”,连抓上来的鱼也不能吃了。

  好在通过几年的环境整治,在着力推进“五水共治”、创建美好家园等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下,新开河又恢复了生机,被打造成了小区的景观河道,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作为即将入住的居民,我们真的要好好珍惜这一方水土。

  回迁小区有条景观河

  □章志宏

  出庆春门一路往东,翻过船闸,穿过钱江二桥后,有条御道路,实际上以前这路并不叫御道路,叫御道。御道路的名称是地名办前几年才命名的。路名的由来源于一个民间传说——乾隆皇帝下江南曾到过这里。这一带的百姓说起这个故事,个个都会津津乐道。虽然有不同的版本,但是他们的内心深处,这个传说是不容置疑的。

  据说乾隆皇帝下江南时从庆春门外景芳出发,沿着里海塘去海宁。乾隆一路走来,指指点点问这问那,在快到云峰与章家坝接壤处的小桥边时,乾隆对远处一座高高耸起的石质建筑产生了兴趣,当即派了下人去探个究竟。下人回报,前方是一水闸,名曰青龙闸,乾隆皇帝一听,顿觉心中一个咯噔,龙颜大变,闸和铡谐音,皇帝乃是真龙天子,今日若过青龙闸,岂不是自讨苦吃,肯定不吉利,当即吩咐改道。于是,文武百官动用了当地百姓,从里海塘落塘往东南方向,穿过桑园、沙地,筑起了五马并驰的临时大道。乾隆皇帝沿着这条新铺的大道绕过了青龙闸,再上里海塘一路往海宁而去,而这条专门为皇帝开辟的沙地大道就被称为了御道。

  钱塘江边荒僻的沙地上出现了一条皇帝御道,名声一下子传开了,也使当地百姓深感自豪和荣幸。走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连平日里走里海塘进出杭城的外乡人都喜欢舍近求远,特意绕一绕,走一走皇帝走过的御道,讨个吉利。渐渐地,御道名气越来越大。

  当时乾隆改道走御道时,这里还是海涂沙地,零星地散落着几户草舍人家,自从乾隆走过后,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带来了极旺的人气,人家慢慢地多了起来,渐渐地形成了村落,这恐怕就是御道的前身,当然这已经不是传说了,从此御道路与御道村就再也不可分割了。

  说起御道的历史,御道社区80多岁的老人徐寿生老人说:“御道村早年只有百把户人家,而不同的姓氏倒有40多个。为啥呢?都是因为战乱、灾荒逃难而来的外乡人,纷纷在御道路边安顿落脚,人聚烟生,逐渐兴旺。也许真的沾了乾隆皇帝的光,在御道路边涌现了不少发家致富的大户人家。如御道路西侧的朱家、符家、高家都是在200多年前就在此地建房落户、繁衍生息了。像符家的老房子竟贯穿了半个村子。这符家的老祖宗是河南开封一带逃难过来的,在御道落脚后,开垦海滩、种桑养蚕、种植棉花、纺纱织布,慢慢就发家致富了。老祖宗借着天时地利与人和,繁衍了一代又一代,这些老房子见证了几代人的兴旺。”徐寿生老人说,他的爷爷就是从萧山南阳逃难过来的,当年他爷爷只身来到这里,在御道路口搭了一间草舍,除自己开荒种地外,还帮人家做短工。老人家勤奋、肯吃苦,头脑也蛮活络,第二年雇佣了几个人,在河滩上开垦了大量的土地,经过几年的拼搏,终于发迹了。在御道口建造了一座很有气派的大宅院,占地面积有两三亩,白墙黑瓦,雕花门窗,很是讲究。徐寿生的爷爷生育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真可谓子孙满堂。当时这个大宅院很有名气,号称“徐家房子”,成了御道的地理标识。解放后,大院里的部分房子归大队集体使用,办过大队食堂,作过耕读小学,当过大队办公室,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才拆除了这座住过几代人的老房子。徐家的子孙后代散居在御道路边,不过随着改革开放,大家又都重建了琉璃瓦的大房子……徐老先生还告诉我们说,原先在御道路口还有一块大石碑,可惜后来不知弄到哪里去了,要是留到现在,也可以算是历史文物了,说到这里,徐老先生显得有些遗憾。他说,其实高家、符家的祖上,也是靠勤劳发家的,情况和徐家差不多。

  时过境迁,与御道路有关的路碑、青龙闸早已拆除,岁月的沧桑荡然无存,历史似乎到此画上了句号。如今在钱塘江边却树起了一处在建的高端楼盘,取名“中海·御道”,当年的乾隆皇帝怎么也不会想到,几百年后,他这个皇帝竟成了房产开发商的代言人。

  当年,乾隆皇帝改道走御道传说得真真假假,现在已无从考证,但御道路见证了御道社区发展历史却是千真万确的。御道路成了御道社区的文脉。乾隆皇帝改走御道的传说列入了杭州历史文化的研究课题,还列入了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在御道百姓看来,御道路更是本乡本土的一种历史积淀,是御道百姓难以忘记的历史记忆。

  岁月沧桑御道路

  □章宝兴